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華爾街

華爾街銀行家獲益於「特朗普效應」

得益於特朗普當選後美國銀行股大漲,摩根大通和高盛首席執行官在2016年股權價值共上漲3.14億美元。

華爾街兩家大銀行的掌管者發現,隨著美國股票價格在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為美國總統之後大漲,2016年他們的股權價值共上漲3.14億美元。

但是,雖然傑米•戴蒙(Jamie Dimon)和勞埃德•布蘭克費恩(Lloyd Blankfein)各自在摩根大通(JPMorgan)和高盛(Goldman Sachs)的股票和期權價值分別享有1.5億美元以上的上漲,但去年國際性銀行薪酬最高的另外18位首席執行官的平均增值為400萬美元。

特朗普於去年11月9日當選後,美國銀行股出現飆升。例如,高盛的股價在2016年最後7周里上漲了24%。相比之下,去年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的股價下跌了23.5%,導致其首席執行官約翰•克賴恩(John Cryan)持有的股票相關權益價值當年跌掉了450多萬美元。

英國《金融時報》和諮詢公司Equilar對銀行首席執行官薪酬的年度回顧還發現,去年前20名銀行CEO的平均薪酬約為1250萬美元,低於2015年的1420萬美元。

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的賴恩•莫伊尼漢(Brian Moynihan)逆勢而上,薪酬上漲23%至2000萬美元,使其薪資水平與其他華爾街老闆接軌。

戴蒙連續第二年成為全球薪資最高的銀行家,去年其工資、獎金和養老金繳款達到2820萬美元。

曾於2013年和2014年獲得最高薪酬的布蘭克費恩,2016年以2230萬美元收入排在第三位,僅次於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執行官詹姆斯•高曼(James Gorman)的2250萬美元。

肯特商學院(Kent Business School University)的羅曼•馬陶賽克(Roman Matousek)表示,儘管2007年以後關於薪酬的立法工作力爭提高透明性,「但薪酬待遇的制定方式仍大致相同,且非常不透明。」

歐洲銀行首席執行官的平均薪酬為850萬美元,不足美國競爭對手的一半。薪酬最低的首席執行官是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的讓-洛朗•博納費(Jean-Laurent Bonnafé),去年收入為450萬美元,以市值計該行為歐洲第三大銀行。不過他的薪酬同比增長了13.9%。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