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食與美酒

波爾多不相信評分

謝立:評分代表一款酒的綜合水平,但品酒人好惡不同,光靠評分判定一款葡萄酒既不公平,也少了品嘗的愉悅。

兩年前在UGC一年一度的巡迴品鑒會上喝波爾多2012年份酒。眾所周知,這個年份不是大年,無法與2009和2010年份相比,因為收穫季的降雨,赤霞珠的成熟度不均質,因此右岸早收的梅洛表現更好,左岸有些酒莊則提升了梅洛或小維鐸在調配中的比例來平衡。

喝下來整體印象是酒體比較細瘦,單寧經過三年已經柔化,酸度清新活躍,如果拿來盲品是不討好,但用來佐餐卻很愉悅。問了幾家酒莊的莊主,都強調這個年份的「freshness」(清新感),以及在2009和2010年份還未到適飲期時,可以先拿2012年份出來喝,從這一點上說有點像2007年份。

波爾多本來就是個好年份大家都釀好酒,困難年份看各自功力的產區。2012年份通行的說法是右岸的波美侯和聖愛美濃大放光彩,佩薩克雷奧良的白葡萄酒非常漂亮——其實也不能一概而論,我也喝到梅多克做出了赤霞珠端正嚴肅古典感覺的酒,或瑪歌村柔軟肉質感享樂的酒,以波爾多酒陳年變化之豐富,現在對2012年份下斷言也為時過早。

事實上波爾多從2010年份之後,2015年之前,2011、2012、2013三個年份飽受輿論之苦,評論總是聚焦於「誰比誰更差」,對於在這幾個年份釀出了好酒的酒莊太不公平。

習慣於看酒評家分數喝酒的消費者難免先入為主,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找高分酒喝。我聽過財力雄厚的葡萄酒愛好者自辯說「Life is too short to drink bad wine「——人生苦短,不值得喝差酒。

這說法非常誘人、勵志,有人聽了立刻跑去努力賺錢喝好酒。可是等等!什麼是好酒?百分酒就是好酒?90分以下的酒就不值得喝?

作為葡萄酒記者,我當然不會同意「我喜歡的酒就是好酒」這種自負的蠢話。葡萄酒和茶、古典音樂一樣,是這世界上少數需要教育才能真正欣賞的美好事物之一。個人口味沒有標準,但是葡萄酒的好壞是有絕對標準的。一個富有幾十年經驗和聲譽的酒評家的評分,肯定比一個沒入門的愛好者的好惡有價值得多,後者只能影響他自己。為RVF中文版工作多年,習慣於在採訪和品酒時按照20分制打分——在時間匆忙的時候,這是一種標記的方式,有時候僅看品酒詞是難以回憶對一款酒的準確評價的,看分數則明確得多:15分是很不錯,16分以上就更棒了。

我不同意看評分喝酒(不管是誰的評分,不要再針對帕克一個人了)的一個原因,是同樣16分的酒,或者94分的酒,也可能有你很喜歡,或很不喜歡的。一個具有職業道德的酒評人,是不會把自己的偏好強加於酒的,比如因為他不喜歡一款酒的某一點,就給這酒打不公正的低分。這樣的酒評人如果有,也是過於驕傲和自我了,想想一瓶葡萄酒中包含多少人的心血和希望,我覺得我們有幸以葡萄酒為生的人都應該謙虛點。所以,正常情況下,一個酒評人也會給他不喜歡的風格的酒以盡量公正的分數。那麼這是不是你喜歡的風格呢?只有喝了才知道。葡萄酒也和音樂一樣,是這世界上最感性的事物之一,一旦轉為數字和言詞已經大半消失在風中。

另一個原因是,這世界上絕大多數葡萄酒都不是為了被品鑒和打分,而是為了你在餐桌上愉悅享用而被釀造出來的(是的,有少數野心勃勃的酒是為了一鳴驚人而生的,通常喝起來也特別累)。一瓶簡單直接的夏布利遇到生蚝就鮮美礦物起來,一瓶古典嚴肅的梅多克酒在搭配牛排時變得活潑多汁,一瓶單寧強壯直接的卡奧爾黑酒足以清洗鴨肉香腸白豆炖鍋Cassoulet的厚重和油膩……如果酒價還合適就更贊了。對於一瓶給你帶來了快樂的酒,還要計較這酒值多少分嗎?即使是最冷血的酒評家也不會在餐桌上給酒打分吧!

由於酒評家和葡萄酒媒體的影響力,由於新世界葡萄酒的奮起直追,由於種種原因,這二三十年來全世界葡萄酒的整體水平提升很多,消費者的鑒賞能力也遠勝從前。但是偶爾坐在巴黎小餐館裡,用劣質的厚玻璃高腳杯喝着單薄尖酸的店酒,我不免想起那個葡萄酒只是一種並不高貴的飲料的年代——人們喝着差勁的葡萄酒,懷着一份平常心。

(本文作者為樽賞Winepicurean葡萄酒網站聯合創始人,資深葡萄酒記者。責編郵箱: shirley.xue@ftchinse.com)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