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職場

揭前東家的短是否地道?

凱拉韋:英國版《Vogue》前時裝總監不僅坦言自己是被解僱的,還抨擊前東家和時尚業,完全不給自己留後路。

露辛達•錢伯斯(Lucinda Chambers)一下子打破了兩條關於被解僱後怎麼做才得體的黃金法則。最近接受一個採訪時,這位英國版《Vogue》前時裝總監拒絕假裝雙方是好聚好散的。她說:「我是被解僱的,不是主動離開。」

她接着抨擊這家她效力了36年的雜誌,並且將整個時尚行業貶得一無是處,完全不給自己留後路。

照她的說法,時尚業會把你榨乾,然後吐出來。它讓人們變得毫無安全感,以至於每次舉行宴會時,他們都唯恐在餐巾上出錯。

精美的時尚雜誌對女人們毫無助益,只是鼓勵她們購買價格貴得離譜、其實卻用不上的衣飾。最糟糕的是,這些雜誌與廣告主相互勾結,比如說她在《Vogue》6月刊的封面上放了一幅「很爛」的人物照,是亞歷克莎•鍾(Alexa Chung)身穿Michael Kors出品的黑白條紋T恤的照片,而Michael Kors就是一個大廣告主。

按說我們應該反對「臟衣服」(dirty laundry,寓意不可告人的秘密——譯者注),但在讀了沒什麼名氣的時尚出版物《Vestoj》發布的採訪錢伯斯的文章後,我無比贊同這種揭密做法。

把《Vogue》的污點抖露出來給我們看是有益的,即使這些污點是可想而知的。

只可惜人們很少這麼做。幾乎所有離職得不甚光彩的人,甚至是光明正大離開的人,都保持沉默,在一定程度上,這是良好的教養使然,也是出於撕破臉對自己沒好處的想法。

但是,即便他們沒有因為抱着務實態度而守口如瓶,「非貶低條款」(non-disparagement clause)——他們幾乎肯定會被迫簽下這種條款——也會讓他們開不了口。

這種條款本身就應該被批評,它們妨害言論自由,讓公司劣行不改。

每個人離職後都應該能夠暢所欲言,只要不泄露商業機密。

公司的聲譽不太可能因此受到不應有的損害,因為公眾非常擅長分辨哪些話可信,哪些不可信。

雅虎(Yahoo)前首席執行官卡蘿爾•巴茨(Carol Bartz)被辭退後,接受採訪時大罵:「這些傢伙耍我。」她使用的字眼(fucked me over)足以體現出她是多麼憤怒,也提醒公眾對她的指摘要抱着半信半疑的態度。

相比之下,錢伯斯就說得很有分寸。她似乎只是有感而發。

然而,比起她講真話揭發一個比較令人不齒的行業,更妙的是她很有骨氣地說了「解僱」這個詞。她說:「我不想強顏歡笑,跟每個人說,『噢,我決定離開公司了』。而實際上每個人都知道你就是被解僱的。這個行業本來就有夠多混淆視聽的東西了。」

這種坦率的態度是可喜的。人們很少承認自己被炒魷魚了,部分是出於法律原因,部分是因為我們固執地認為這很丟臉。

我剛剛搜索了曾經自曝被炒過魷魚的成功人士的例子,結果有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他不算,因為他可是史蒂夫•喬布斯(已故)啊——還有許多名人,他們在還從事着卑微的工作時被解僱過,過了幾十年功成名就。

每天都有人被解僱。有時是因為他們做了不光彩的事,但多數時候都不是。我們工作越久、換的工作越多,我們至少會被解僱一次的可能性就越大,所有人都一樣。從現在開始,我們應該更加淡定地使用這個詞。

那次採訪中只有一點讓人覺得不妥。「老實說,」錢伯斯女士吹噓道,「我很多年不讀《Vogue》了,那些衣服根本不適合大多數人。」我也很多年沒閱讀過《Vogue》。確切地說,我有57年不讀它,但我有時會在理髮店翻一翻這本雜誌,每次我都得出和錢伯斯一樣的結論——那些衣服不適合穿。

不過我們倆之間有一點差別。她成年後一直受雇於《Vogue》,而我不是。如果一家雜誌花錢請你當時裝總監而你自己都讀不下去這本雜誌,那麼你落到被解僱的地步就真的很丟臉。錢伯斯不應該等着被解僱,她多年前就應該辭職了。

譯者/珍麗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