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債市

高收益債券市場中資不再活躍

市場人士擔心,未來數月將更難獲得來自中國的資金,原因在於:發達國家放棄零利率;中國的資本管制日趨嚴格。

2014年,當澳大利亞鈾礦商帕拉丁能源(Paladin Energy)需要資金時,專事固定收益業務、總部位於香港的投行SC Lowy表示願意讓其債務融資。帕拉丁能源考慮了這一提議,但最終將其持有的股權出售給多家中國公司。其中包括將一座鈾礦24%的股權,出售給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China National Nuclear)。上周,在向中國合作夥伴出售該鈾礦剩餘股份的努力告敗後,帕拉丁在珀斯申請破產保護。

2011年,當印度的信實通信(Reliance Communications)希望購買電信設備時,中國國家開發銀行(CDB)站出來向其提供近20億美元的賣方融資,條件遠比其他銀行更有吸引力。第二年,國開行、工商銀行(ICBC)和中國進出口銀行(China ExIm Bank)又向信實提供了12億美元資金,讓這家電信集團得以償還昂貴得多的外幣債券。但面對激烈的競爭和政府確定的資費表,信實仍然面臨困境。其短期債務幾乎是息稅折舊及攤銷前利潤(EBITDA)的8倍。今年6月,信實的近70億美元債務獲得了包括國開行在內的多家銀行的7個月寬限期,該公司正試圖變賣資產償還債權人。

根據SC Lowy的數據,今年上半年,當從印度阿達尼港(Adani Ports)、中國復星國際(Fosun International)到印尼PT Japfa Comfeed的亞洲公司在亞洲高收益債券市場融資時,高達80%的需求來自中國個人和公司。今年上半年發債形勢火爆,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中國對美元計價債券的需求。

內地資金正取代較傳統的選擇,例如亞洲高凈值個人、台灣保險公司和富達(Fidelity)等國際機構投資者。

中國需求甚至幫助信實等信譽最低的借款者將融資成本保持低位。事實證明,中國資金還吸引了歐洲的金融公司。例如,安邦保險(Anbang Insurance)持有比利時一家保險公司和一家銀行的股權,海航(HNA)現在是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最大股東,復星收購了葡萄牙的一家保險公司。

但銀行家擔心,未來幾個月,來自中國的資金將較難獲得,原因是如下兩個迫在眉睫的趨勢:很多發達國家放棄零利率,同時中國的資本管制越來越嚴格。在周二發布年度報告時,新加坡政府投資機構淡馬錫控股(Temasek Holdings)對可能的信貸緊縮發出了警告。這一警告並非孤例。

自去年11月對流出資金實施限制以來,中國政府批准的交易減少,這對全球併購造成衝擊。如今,亞洲和亞洲以外的更多公司開始感受到影響。一些借款者發現,中國銀行不那麼願意貸出新的資金供它們償還舊債、或不那麼願意將現有貸款展期了,還有一些借款者發現它們的新貸款成本在上升。

預計亞洲高收益債券市場受到的影響將尤為巨大,該市場正處於空前高位。今年截至6月頭一周,亞洲美元債券發行規模比去年同期增長85%,至1300億美元,其中近四分之一為高收益債券。美國高收益債券市場的回報已開始下滑。亞洲可能很快也會出現這種情況。垃圾級債券市場緊張不安之際,全球正緩慢復甦,全球資本支出終於升溫。

另外,如果中國投資者不僅減少對新交易的出資,還開始出售現有的投資頭寸和資產,情況可能會變得更糟。從亞洲電信集團到陷入困境的歐洲金融機構,很多公司依賴中國資金充實它們的股本、向它們發放貸款或購買它們的債券。如果中國當局繼續打擊海外投資,這些公司可能會陷入真正的困境。SC Lowy聯合創始人邁克爾•洛伊(Michel Lowy)指出,在2008年金融危機過後,首輪紓困資金來自央行。「接下來是中國。現在還不清楚再下一個接棒的會是誰。」

譯者/梁艷裳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