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食與美酒

硅谷公司的食堂競賽

為競奪科技人才,免費一日三餐已是硅谷公司標配。如今,米其林名廚和精緻的擺盤讓硅谷免費食堂更具誘惑。

在Dropbox公司,廚師布萊恩•馬丁利(Brian Mattingly)站在一個櫥櫃前,端詳着裡面的豬頸肉。「我們都是自己加工肉。」他解釋道。他的廚房還自己熏制三文魚,製作冰淇淋和烤麵包,還在一台微型育苗機里種着向日葵苗。我嘗了一片,又脆又可口。

在這家總部位於舊金山的軟件公司,午餐時間即將來臨,馬丁利開始品嘗各道菜,當天會有上千人前來用餐。「我們的菜單不停在更新。」他解釋道,手裡端着一份培根法羅小麥意式燴飯。「我們的菜單從不重樣。」

在這個遠大信念的指引下,馬丁利創建的食堂堪稱科技圈最佳食堂之一。儘管這只是一個公司食堂,但這裡的食物決不會隨便堆在托盤上,而是每道菜都經過了精心擺盤。小山似的麵包沙拉上壘着三文魚切片,以西瓜配飾。刺身盤子里,點綴着紅姜、以綠色蔬菜做底的扇貝和金槍魚上盤着一隻蝦。

如此精美的菜肴,是硅谷各家科技公司之間一場無聲的較量——競爭誰擁有最美味的菜肴。根據對我的科技界朋友的非正式調查,目前的桂冠屬於Dropbox公司。我的朋友們稱,他們一有空就來這裡的食堂吃午餐。這裡的日間茶點和咖啡(均為自行烘焙,其中一款特調咖啡以公司聯合創始人德魯•休斯敦(Drew Houston)命名)同樣備受好評。

人們很難精確指出自何時起硅谷成了免費美食的中心,但大多數人都同意這股風氣始自谷歌(Google)。在員工人數還不到100人時,其創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就雇了他們的第一位全職廚師。部分原因在於,在冷清的山景城(Mountain View),食物選擇實在有限。

谷歌也由此樹立了科技公司免費美食的標準。在科技界,對工程師人才的爭奪已引發了公司福利方面的軍備競賽,免費一日三餐被視為標配。每一間廚房都試圖壓過對手,一些甚至發展到自己釀啤酒(例如遊戲公司Zynga)。在房屋租賃公司愛彼迎(Airbnb),經典早餐包括新鮮果昔和煎蛋餅,每周一還供應奇異籽布丁。

有能力吸引到頂尖大廚,是科技公司食堂變得如此美味的關鍵原因。傳統上,在食堂工作往往被視為不光彩,但(在硅谷高額薪水的作用下)這一觀念發生了改變。曾在谷歌擔任過三年行政總廚的內特•凱勒(Nate Keller)承認,一開始他對這份工作是嗤之以鼻的。「他們說服我,我是在餐廳工作,干這份工作既要勤奮也要有藝術性。」2003年他接受了谷歌助理廚師的工作,他將自己想法的改變歸功於他的母親。

對於廚師和廚房其他員工而言,一大優勢就在於文明的工作時間。大多數餐廳員工的工作時間都是有違社交的,而公司食堂員工的晚上和周末則無需工作。

Dropbox共有38位廚師,不止一位曾在米其林餐廳工作過。馬丁利最早是上世紀80年代在倫敦的Le Gavroche餐廳工作,後來在舊金山教授烹飪,接着在谷歌負責餐飲項目,之後又去了蘋果(Apple)。「在餐廳干過以後你才會感激現在這份活計。」他說,「反過來就不行。」

但對於硅谷和舊金山的各家餐廳而言,公司食堂的興起就不那麼美妙了。公司食堂不僅嚴重擠壓了他們向科技員工銷售食物的市場,就連留住員工也變難了。普通餐館的薪水和工作時間很難與科技公司的食堂競爭,無論是主廚還是洗碗工皆是如此。

硅谷也許重塑了公司食堂,但對於科技公司以外的世界,這一變化是有代價的。

何麗(Leslie Hook)為英國《金融時報》駐舊金山記者

插畫作者 克里斯托弗•德洛倫佐(Christopher De Lorenzo)

譯者/何黎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