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經濟

深圳創業孵化器虛火太大?

中國政府提出的構建科技實力的目標以及隨之而來的政府和風投資金促使大批創業孵化器成立,很多並不成功。

一些人說,在全球最喧鬧的城市之一深圳,有些地方可能顯得出奇的安靜,仔細聽,你會聽到泡沫膨脹發出的噝噝聲。

「我感覺創業孵化器模式現在正出現泡沫,」柔性面板生產商柔宇(Royole)創始人劉自鴻(Bill Liu)表示,「如果你去(一些孵化器看看),你會看到大量空間空置,許多不知名的創業型企業。」該公司現在估值30億美元,地址位於深圳一個科技園。

「我甚至不知道他們如何賺錢,」經營着食品遞送創業型企業胡羅舶(Coolhobo)的盧瓦克•科貝斯(Loic Kobes)補充稱,「我已經不知道創業型企業是否足夠多了。」

深圳曾經是一個沉睡的漁村,如今一舉成為最有能力媲美硅谷的亞洲城市,是全球科技鏈的第一環。蘋果(Apple)和谷歌(Google)在那裡生產智能手機,騰訊(Tencent)和全球最大無人機製造商大疆(DJI)的總部也位於這裡,這裡還有數千家試圖效仿這些巨擘的創業型企業。

中國經濟仍然穩健,但一些泡沫正在出現,包括在房地產和海外併購領域。在科技領域,政府提出的打造科技行業實力的目標以及利用政府東風的大量風險資本,正推高創業型企業的估值。

據中國官方媒體稱,這個擁有1100萬人口的城市擁有近450家創業孵化器,有8500多個創業團隊入駐。

未來還會出現更多孵化器。深圳以科技業為重心的南山區計劃再建設15家創業孵化器,預計總量到2020年將達到1000家。

南山雲谷創新產業園(Nanshanyungu Innovation Industrial Park)運營總監張明芬表示:「現在深圳有太多的創業孵化器。」她表示,有一些孵化器只是把空間轉租出去,不提供營銷、法律和技術建議等創業型企業需要的服務。

深圳市政府跟隨中央的腳步,通過向創業者提供補貼、稅收優惠和大片辦公空間,積極向該行業投入資金。

工作日的午後來到3W Coffice的門店,發現這裡的桌子大部分是空的,一面屏幕循環播放着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到訪時的鏡頭。在樓上,3W Coffice自己的創業孵化器(可容納300人)辦公空間入住率達到90%。這裡位於由政府經營的深圳市軟件產業基地(Shenzhen Software Industrial Base),這個基地共有28座多層高樓。

然而,3W Coffice深圳灣店運營經理張向野(Erik Zhang)表示,來自政府和風險資本家的資金讓這種產業模式受到破壞。

供應過剩的擔憂沒有阻止全球參與者入場。增長迅速的美國共享辦公空間公司WeWork在北京和上海經營多處辦公空間,預計到今年年底將發展到1萬個會員。但WeWork的趨勢提供了有關共享辦公空間行業是如何在中國發展的線索:數量增長最快的租戶是員工超過500人的大公司——在截至3月的一年,這個領域的規模在全球(包括在中國)增長170%。

南山雲谷創新產業園展示了租金的飛速上漲。2012年之前,由村民所有的土地以每平方米僅20至25元人民幣的價格出租給服裝廠;如今,這裡出現了逾100家創業型企業和創業孵化器,租金飛漲至原來的3倍,達到每平方米75元。

南山雲谷入住率幾乎達到100%,通道兩旁滿是從事互聯網、電商、雲服務和軟件業務的創業型企業。但它的成功給很多來到這裡的參觀者留下深刻印象,促使他們創建自己的創業孵化器。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