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朝鮮

美國在朝鮮問題上更束手束腳了

專家稱,在朝鮮開展遠程導彈試驗的情況下,美國對朝採取軍事手段的空間比以前更小了,唯一「可行路徑」是與中國合作。

朝鮮的遠程彈道導彈試驗大大提高了朝鮮半島局勢的風險,但專家們指出,要解決朝鮮構成的不斷加劇的威脅、同時避免對方做出可能摧毀首爾的報復,美國的軍事選項有限。

曾在奧巴馬政府擔任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的邁克•馬倫(Mike Mullen)表示,解決朝鮮局勢的唯一「可行路徑」就是美國與中國合作,因為美國可以採用的軍事手段都帶有很大風險。

2006年朝鮮準備發射一枚遠程彈道導彈時,美國前國防部長威廉•佩里(William Perry)以及後來在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政府擔任國防部長的阿什頓•卡特(Ashton Carter)呼籲小布什(George W Bush)採取先發制人的外科手術式打擊,摧毀那枚火箭。

雖然五角大樓備有對朝鮮發動潛在打擊的計劃,但多數專家認為它現在的選擇更少了。在以前,哪怕只是對金正恩(Kim Jong Un)政權實施有限打擊都有相當大的風險,朝鮮近些年的進步更是加大了這種風險。

「我們頭腦發熱是沒有用的,」馬倫說,「存在軍事選項,但問題是會有什麼後果。關鍵不是我們能否實施有效打擊——在某種程度上,我們可以產生重大影響——而是金正恩會怎麼做?」

馬倫表示,風險非常多,從朝鮮對韓國發動常規打擊,到金正恩可能用核武器瞄準韓國。「(美國)每一種選項都有非常高的風險,誰也不知道會高到何種程度,尤其朝鮮有這麼一位領導人。他是如此不可預測,他不可預測的時間還不夠長,以致人們完全沒法對他進行預測。「

美國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James Mattis)今年早些時候就暗示了這些風險,當時他表示,任何軍事解決方案都將「造成令人難以置信的巨大悲劇」。他後來又說,「那將是一場自1953年朝鮮戰爭以來最為慘烈的戰爭」。

2006年時擔任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的退役海軍上將威廉•法倫(William Fallon)表示,美國沒有好的選擇。「有些人是否認為,如果我們採取某種軍事選項金正恩就將放棄他的武器?這種情況不會發生,」他說,「我們對伊朗的情報要好得多,但很明顯那時軍事打擊也並非可行選項。」

法倫表示,金正恩將導彈藏在朝鮮全國各地的地下掩體中,這讓它們更難被偵測到。「這些傢伙是世界上最好的挖掘者。所有的東西都在地底下。我認為要在他們能夠實施報復之前覆蓋所有的可能地點是不現實的。以前(2006年)他們希望讓世界看到它,沒有很多選項。現在他們有了很多地點,而且他們顯然正在研究固體燃料火箭。這意味著你沒有那種預警時間。」

一位曾在克林頓(Clinton)政府時期專注於發現朝鮮目標的軍事情報官員表示,越來越難以發現它們。這位官員說:「當時確定目標清單就是一場噩夢,現在變得更糟糕了。」

他表示:「一切都秘密隱藏在穿山隧道——真的很難找到目標,因為你無法看到它,而且它真的很深。我們過去常將他們稱為隧道鼠,他們就像瘋了一樣打洞,使用無限量的苦工,而且想要多少預算就有多少預算。」

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朝鮮軍事問題專家布魯斯•班尼特(Bruce Bennett)表示,朝鮮沿著非軍事地帶部署了多達6000套射程可達首爾的火炮系統。他說:「即使他們對首爾只啟動一小部分,也可能造成嚴重破壞。現在朝鮮擁有了核武器,所以你還得擔憂朝鮮發射可能搭載核彈或化武的彈道導彈。」

五角大樓也面臨更為艱巨的任務,因為朝鮮最新的洲際彈道導彈測試用的是移動發射架,這讓發射活動更難以偵測。朝鮮進行了兩次固體燃料火箭發射測試,這種發射需要的前置時間要短得多。

曾擔任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朝鮮問題分析師的布魯斯•克林納(Bruce Klingner)表示,從以往的作戰模擬演習可以看出,倘若朝鮮半島發生戰爭,美國及其盟友總能贏,但「代價是幾十萬人的傷亡」。他強調稱,鑒於朝鮮擁有核武器,戰爭的後果將更為嚴重。克林納表示:「轟炸清單越長,爆發全面戰爭的可能性就越大。」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