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智慧城市群

被ATM改變的世界

50年前,自動提款機問世。這項發明不僅開創了「全天候在線」文化,還重塑了我們與現金、信用和風險的關係。

如今,創新可謂風頭正勁,特別是在金融業——從區塊鏈到眾籌,破壞性創新比比皆是。但該行業最具突破性的創新可能還要算早先的一項發明。50年前的本周,當代最偉大的金融發明之一問世,此後一直默默地改變着我們與金錢的關係。當然,我說的是毫不起眼的自動提款機(ATM)。

2009年,批評銀行業把金融帶到災難邊緣的保羅•沃爾克(Paul Volcker)曾諷刺說:「ATM是過去20年銀行業唯一有用的創新」。

拋開這位美聯儲(Fed)前主席的表揚不談,ATM確實無處不在,但它的價值被低估了。與發育遲緩的孩子一樣,它靜靜地佇立在我們的商業街上,受盡誤解,似乎除了吐鈔票之外毫無用處。然而,ATM絕非蠢笨:它有逾1.1萬個工作部件,與「智能」軟件系統相連,堪稱來自英國的最複雜發明之一。

1967年ATM問世時,消費者感受到的不只是接觸到了一種新技術,還有一種全新的與機器聯繫在一起的方式。最初,人們對於不得不按鍵並記住個人認證號碼感到疑慮,但ATM簡潔的外觀和直觀的用戶界面最終贏得了人心。ATM為當前這種「全天候在線」的文化開闢了道路。

它還預示着一個新世界的到來:現金和技術可以結合在一起。它改變了我們支付幾乎所有商品的方式,甚至改變了我們的思維方式,重塑了我們與現金、信用和風險的關係。它終結了順從時代,讓我們隨時能拿到自己的錢,而無須等一些面無表情的銀行經理認為方便的時候。在戰後世界,這一成就不容小覷。但ATM還有其他哪些貢獻值得我們更深層次的讚賞呢?首先,我們應考慮一下它無處不在的身影。我們不把ATM當回事,正是因為它們在任何地方的運轉方式都幾乎是一樣的,即便是在這個星球上最偏遠、最不宜居的地方。喜馬拉雅山上,戰艦的甲板下,甚至教堂風琴里,我們都可以找到ATM機。重金屬樂隊艾利斯•庫柏(Alice Cooper)的汽車后座上有一台ATM,白金漢宮(Buckingham Palace)也有一台。教皇在梵蒂岡有一台,說明文字是拉丁語。全球安裝的ATM機總數已超過300萬台。

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其相當笨拙和實用的外觀之下隱藏着一項開拓性技術。幾年前,我們筆記本和智能手機中的微型攝像機、加速器和生物識別掃描器就曾在ATM機上測試過。這些設備,連同很多其他掃描和安全裝置,保證了我們資金的安全。試圖通過破壞機器從現代ATM機中盜取現金簡直就是浪費時間:在竊賊得手前,鈔票就已在存放的塑料箱中與膠水或酸融為一體。

此外,ATM已開始在救災和人道主義行動中發揮重要作用。在最近的巴基斯坦抗洪救災行動中,直升機把ATM放在弔掛中,幫助將亟需的現金分配給倖存者。在肯尼亞、黎巴嫩、約旦和索馬里的難民營里,也配置了可移動、以太陽能為動力、與衛星相連的具備虹膜識別功能的ATM。在土耳其,可以通過ATM用預付借記卡向流亡在外的敘利亞教師支付薪資。50年前開啟了現金革命的ATM仍活躍在各處。

然而,在這個觸屏智能手機時代,作為開創性和銀行轉型標誌的ATM是否像一個手動的打字機?證據顯示並非如此。隨着銀行網點不斷關閉,而全球一些地區每3分鐘就會新安裝一台ATM,下一代ATM與我們生活的聯繫可能較以往的版本更加緊密,使用人群也更加普遍。

本文作者為ATM發明人之子,是一位災難管理諮詢顧問

譯者/梁艷裳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