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民粹主義

如何對戰民粹主義?

庫柏:民粹主義和主流社會之間的爭鬥就像一場拳擊比賽。如今主流社會已搞清民粹主義的出拳套路,可以反擊了。

民粹主義和主流社會之間的爭鬥就像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拳擊比賽。一年前,英國公投決定退歐,民粹主義贏得了第一回合。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幫民粹主義贏得了第二回合。但那時主流社會已看清了民粹主義的出拳方法。如今,在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的帶領下,主流社會正在反擊。以下是一些行之有效的技巧:

讓自己聽起來像民粹主義一樣愛國。如果民粹主義者成功地把選舉說成是民族主義者與全球主義者的爭鬥,你就知道誰會獲勝了。一些傳統政黨把話柄交給了他們:英國工黨(Labour party)領袖傑里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錯在沒有在不列顛戰役(Battle of Britain)的紀念活動上唱國歌。如果你想領導一個國家,你必須表現出你愛它。馬克龍的確曾做出在競選中揮舞歐盟旗幟的著名之舉,但他每次集會結束時都以美國式的方式,右手放在心口高唱馬賽曲。

你的國家必須把所有人考慮在內,包括移民和本土人。主流需要打造「新的我們」。這只能以主流價值觀打造。討論辛勤工作、家人和按規則行事,可以把所有種族團結起來。人權和反歧視等自由主義價值觀沒那麼有吸引力。

不要告訴民粹主義選民他們是種族主義者。其中一些人確實是,但其他人並不是。但如果你說他們是,他們就不會再聽你的政治主張,而會去找一個會聆聽他們的關切的政客。《白人工人階級》(White Working Class)的作者瓊•威廉斯(Joan C Williams)建議鼓勵選民表達他們的憤怒。她稱,自由主義者可以解決的一件事,是「表達出我們相信解決白人工人階級經歷的不公,是精英階層道義上的責任。」

表現出你在聆聽。馬克龍在其家鄉亞眠(Amiens)的惠而浦(Whirlpool)工廠里融入了憤怒的人群。電視畫面顯示,並不高大的他被魁梧的工人包圍,和他們一起激烈討論,這確認了他在政治中新世界輕量級冠軍的地位。

顯示尊重。工人階級不一定認為政客可以重新創造好工作。但他們希望感覺到候選人接受他們本來的樣子。特朗普就給了他們這種感覺。相比之下,主流政黨總是告訴工人階級去上大學,離開他們日漸衰敗的家鄉,吃更健康的食物。他們傳遞的信息是:「我們看不起你們是因為你們的收入、年齡、受教育水平、所處地區、過時的品味和體重,總之自動化註定了你們的命運。」

在競選中,不要拿事實大做文章。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證明,大選不是學校考試。很少有選民能理解、記住或相信你的事實。

也不要拿政策做文章。自從2000年左右以來,政府政策一直不太奏效,但更糟糕的是,很多選民不再相信政策有用。在全球化時代,各國政府似乎無力控制移民、阻止恐怖主義、或對跨國企業徵稅。那麼誰還在乎他們的新政策承諾些什麼?

相反,要講故事來描述一個候選人和選民都會發揮作用的國家。這就是「特朗普:讓美國再度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絕妙之處。

說話要聽起來像你自己,即使這意味着你出現奇怪的失言。1950年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在臨終前寫的最後一篇文章中,稱讚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的文章「更像普通人,而不是公眾人物」。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