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職場

打斷別人說話不是錯

凱拉韋:打斷他人說話不僅能加快討論進程,還會讓大家都保持警覺;擔心失去說話機會,會迫使你更加簡明扼要。

不久前,龐德文(David Bonderman)捅了一個天大的婁子。他在談論優步(Uber)的性別歧視文化時說漏了嘴,開了一個關於女性話太多的愚蠢玩笑。他還打斷了同為優步董事的阿里安娜•赫芬頓(Arianna Huffington)的話。而且他把事實搞錯了。女性並不比男性話多。

龐德文選擇在那個場合開這個玩笑,表明他缺乏判斷力和自制力,而且根本不明白優步陷入了什麼麻煩。別無他法:這位74歲的億萬富翁意識到他不得不走。

然而,在龐德文挨批的一件事(打斷赫芬頓的話)上,我站在他那一邊。作為一個一生致力於打斷別人說話的人,我覺得自己受到榮譽驅使,非得站出來為他、為所有地方打斷別人說話的人說幾句公道話。

打斷他人是一種聲名狼藉的行為。這被認為是粗魯的舉動,還與認為職場上的任何人在說話時都應得到尊重的爛主意相悖。而男人打斷女人說話被認為是一種尤其糟糕的行為。多項研究表明,這種事情時時刻刻都在發生:男性打斷女性比打斷其他同性要多,而女性幾乎不會打斷男性。

這已經變成了一個痛點,以至於每次有知名男士被看到公開在談話中打斷女性,他就有可能遭受公眾譴責。Alphabet董事長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2015年一次直播的問答環節打斷了專家小組中唯一的女性,因而受到猛轟。上周,民主党參議員卡瑪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在參議院情報委員會(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的聽證會上向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提問時,被多位共和黨同僚打斷,促使《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發文譴責這種做法。

大多數人似乎認同,解決方法是讓男性停止這種行為。幾個月前,為了慶祝國際婦女節,一款叫做「女性被打斷」(Woman Interrupted)的應用上線了。任何下載這款應用的男性被要求重複三遍:「我再也不會打斷女性說話」,之後每次違反都會被打上一個叉。然而,這不是答案。如果所有男性都被禁止打斷女性同僚,那麼他們非但不會更認真地去聽女性說話,反而會對她們充耳不聞。

任何人——女性或男性——只要說話無聊,或者別人有更緊急的事情要說,都應該被打斷。可以設想的是,在龐德文打斷赫芬頓的時候,後者正在令人厭煩地喋喋不休,在那種情況下換一換說話的人可能會受到大家的歡迎。

大多數商業對話和小組討論在很多時候都很無聊。當某人開始說話的時候,他們的談話要點往往在頭一句或者頭兩句時就變得很明顯了,這之後其他人插進來說點更新鮮的似乎不會造成什麼損害。

打斷他人說話不僅能加快討論進程,還會讓大家都保持警覺;擔心失去說話機會,將會迫使你更簡練地說出自己的觀點。

上周,我參加了一個持續兩小時的會議,在場的4名女性和8名男性都沒能打斷別人說話。這並沒有好處。貌似充滿敬意的傾聽只能證明沒有人在乎。

不應該要求男性減少打斷他人;應該要求女性更多地打斷他人。很多人感覺這樣的事情很難,但已經深諳此道的我可以向他們保證,這事兒並不難。只要說話的人略微停下來換口氣,你就開始說話。

顯然,我們需要一款應用,不是「女性被打斷」,而是「女性要打斷」(Woman Interrupts)。我們需要的不是每當你被男性打斷的時候給你顯示一個叉,而是每次女性打斷男性時獎勵你一個大大的勾。

有關龐德文的論點——女性是否話太多——有很多相互矛盾的證據,答案是這取決於語境。

任何曾參加董事會會議的人,或者觀察過專家小組中人的行為的人,都能告訴你一點:人們感覺自身有多重要,與他們嘮叨多久之間存在直接關聯。由於企業生活的扭曲,大多數最自負的人依然往往是男性。

解決之道顯而易見。當這種人開始滔滔不絕,其他人應該意有所指地打斷他們。打斷的人絕不應該因為表現粗魯而受到懲罰。他們是在造福社會。

譯者/徐行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