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智慧城市群

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的真正原因

熊焰:特朗普退出《巴黎協定》,既是為能源集團打破緊箍咒,緩解美國製造業頹勢,也有利於特朗普與共和黨內保守派搞好關係。

2009年9月,聯合國氣候變化峰會在紐約召開。時任北京環境交易所董事長的我在參加「中美低碳經濟峰會」時,面對台下的數百位中外聽眾,講過這樣一個故事:國際社會是一個大家庭,歐洲、美國等發達地區,經過長期發展,經濟和社會形態已經高度成熟,好比五六十歲的老人。他們不幹重活,技術先進、能耗很低,70%的排放都來自消費部門。而中國是這個大家庭中的青壯年勞動力:18歲的小夥子,幹活多,自然吃的多。然而我們還不太富裕,處在成長發育的過程,吃的是粗糧(以煤為基礎),排放自然就高,並且主要集中在工業部門,減排壓力和難度遠超發達國家。

長期以來,一些發達國家要求發展中國家承擔過重的減排責任,這客觀上存在很大難度,需要國際社會特別是發達國家提供相應援助,例如幫助年輕人「改變膳食結構」,提高作業技能等。忽略發達國家由「青壯年勞動力」發展到現階段所造成的大量排放,一味地要求發展中國家乾重活,還不允許增加排放,這在經濟規律和道義上都是講不通的,也不利於解決實際問題。

過去的八年間,國際社會也是通過很多這樣積極的碰撞,歷經挫折並走向共識,其中一項重要成果是2016年正式生效的《巴黎協定》。然而,國際社會的合作並未如預期中順利推進。2017年6月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執意宣布退出《巴黎協定》,引起了世人嘩然。在聲明中,特朗普把氣候變暖歸咎於中國和印度等發展中大國的碳排放,並「組織」出很多數字,例如中國14天的碳排放量可以抵消美國所有的減排成果,《巴黎協定》允許中國新建數百座煤電站,印度煤炭生產加倍,卻限制了美國的工業生產,並將打擊美國經濟、就業和競爭力。他宣稱《巴黎協定》會導致2040年美國GDP下降3兆美元,650萬工業工作崗位流失。在當下割裂的美國社會,民粹主義的話音能輕易地將應對氣候變化「坐實」為中國抑制美國競爭力而編造的陷阱,並引申出一個看似無法證偽的陰謀論。

一時間國際社會輿論紛紛,聯合國秘書長、歐盟、中國等主要領導人,美國各界人士發出一片憤懣和遺憾之聲。一個是人均GDP已接近6萬美元,服務業佔主導且擁有全球最強科技和金融實力的美國,一個是人均GDP才剛剛超過8000美元,工業化、城鎮化還在進程中的中國,在減排問題上誰的壓力更大,答案不言而喻。因而特朗普這一番言論顯然是站不住腳的,但若認真地用真實數據去回復其所提出的種種質疑,恐怕是未解真味。特朗普本人怕是沒有興趣了解所謂真相的,他所要做的無非是找出些針對發展中國家聳人聽聞的數據,調製成煽動民眾的借口,樹立一個上任即兌現承諾和推崇美國利益的總統形象。

深究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的真正原因,一方面,特朗普政府提振經濟和就業的主要手段是復興製造業和加大基礎設施投資建設,這客觀上需要尋求更低的能源成本和更寬鬆的環境管制,勢必增加化石能源消耗和溫室氣體排放,因此與國際社會共同制定的氣候政策發生衝突。基於此,美國預計很難完成奧巴馬政府之前所提出的國家自主貢獻,而繼續留在《巴黎協定》容易招致美國國內環保團體或地方政府對特朗普政府的不滿,帶來風險和後患,削弱其政策權威性;另一方面,美國共和黨保守派向來反對政府採取任何強制性減排措施,他們普遍信奉自由市場理念。特朗普退出《巴黎協定》,既能為能源集團打破緊箍咒,緩解美國製造業頹勢,也有利於特朗普與共和黨內保守派搞好關係。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