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科技

我們被科技主宰了嗎?

福魯哈爾:大批IT工程師致力於讓你把更多時間和金錢花在網路上,軟體甚至被用來影響選舉結果或吸引窮人借入掠奪性貸款。

最近我打開信用卡帳單時嚇了一跳:一家App商店收取了我909美元的費用,可我不認得這家商店。一開始,我以為自己被黑客攻擊了。然後我發現,原來是我那10歲的兒子用這些錢購買了虛擬足球員,玩網路遊戲。

從此,他的設備被沒收,帳號被註銷,但根據之前在谷歌(Google)工作過、後來倡導對抗科技巨擘影響力的特里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的說法,我的兒子並非唯一一個需要面壁思過的人。

哈里斯畢業於斯坦福大學(Stanford)的Persuasive Tech Lab,曾經設計一種行為改變軟體,可以讓人們持續點擊一切鏈接,從遊戲到Tinder約會提醒到虛假新聞。他認為,我們已到了這樣一個臨界點,大型科技公司(從谷歌到Facebook)的利益與他們本應服務的客戶的利益不再一致。

「文化和政治外向化,變得更加以自我為中心,這是有原因的,」他表示,「這些公司都有一大批工程師致力於讓你把更多時間和金錢花在網路上。他們的目標與你的目標不同。」

哈里斯開始了一項游擊式的運動,名為「光陰不虛度」(Time Well Spent),試圖推動科技公司改變業務模式。他離開谷歌是因為他認為「從內部改變這個體系是不可能的」。面對軟體被用來影響選舉結果或吸引窮人借入掠奪性貸款的現實形勢,他並非唯一一位感受到存在危機的科技專家。

Elevation Partners的風險投資家羅傑•麥克納米(Roger McNamee)也發出了疾呼。他曾是Facebook以及亞馬遜(Amazon)和谷歌的早期投資人,目前他仍持有Facebook股票。他希望科技巨擘向客戶提供在追蹤數據方面可自由選擇加入和退出的合約。他還遊說政府,希望針對「具有高度操縱性和高度上癮性的科技」建立一個類似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的監管機構,以確保客戶不被售予實際上會傷害他們的產品,就像藥品那樣。

以上這些都是對矽谷的經濟和政治影響力加大審視的趨勢中的一部分,矽谷現在控制著最多的企業財富。最近,來自美國國會兩黨的多位政治人士開始考慮這些公司是否需要實施不同的監管甚至分拆。

過去幾十年,許多行業都出現了市場權力集中度上升的情況,但科技行業是一個特別明顯的例子。谷歌占搜索廣告市場88%的份額。Facebook(包括Instagram、Messenger和WhatsApp)控制著移動端逾70%的媒體。亞馬遜佔據電子圖書市場的70%。

由於在線網路,這些佔主導地位的參與者擴大規模的速度要超過新進入的參與者積累用戶的速度。正如為華盛頓一位民主黨高層工作的高級工作人員指出的,它們的權力將變成「未來5年(立法者的)一個重大經濟問題,特別是在自動化程度上升同時它們還對其他經濟領域(例如交通運輸和健康)做出投資」。不要只考慮無人駕駛汽車,也想想谷歌與英國國民醫療服務體系(National Health Service)的合作吧,後者允許谷歌獲取敏感的醫療記錄。

在華盛頓,已經出現有關在數位時代是否需要重新評估壟斷和反壟斷法的討論。近幾十年,消費者價格不斷下降被視為「有效」市場的跡象;這正是科技集團的長處:降價或免費提供服務。但正如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University of Chicago Booth School of Business)教授路易吉•津加萊斯(Luigi Zingales)所指出的那樣,「我們並不是沒有為數字服務付費……我們付出了很大代價,用我們的數據,還有我們的注意力。」津加萊斯教授最近組織了一次有關企業權力及其對經濟的削弱影響的會議。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