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職場

讓人孤獨的職場

研究發現,如今美國人較少在職場交朋友,因為他們不打算長干。大家都把同事關係視為暫時,禮貌地保持距離。

史蒂夫(Steve)曾在倫敦金融城一家大銀行當分析師,他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得花大把時間在電子表格上。他始料未及的是,在這樣一家有幾千名員工的全球銀行,他居然會感到孤獨。

這位27歲的年輕人不願使用真名,他說,那種環境是「有毒的」,公司「很少為新加入的員工提供什麼支持,沒有人當導師」。

他的年輕是一方面原因。那時他才20來歲,而團隊其他成員都是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士,這難免「令人心生畏懼」。來自經理的每一句冷嘲熱諷,都會在瞬間讓他覺得自己「很渺小」。

隨着時間推移,他的「自尊心嚴重受挫」,他開始把自己孤立起來。「如果小聲嘀咕一兩句都可能招來難堪,那還是閉嘴為好,」他說。這影響了他在工作中的表現,也使他更進一步封閉自己。

加利福尼亞州立大學(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和沃頓商學院(Wharton School)在2011年所做的一項研究,印證了史蒂夫的感受:管理層不應把員工的孤獨感當作一個私人問題,而應該當作一個會影響業務的問題來處理。

「員工在工作中產生的孤獨感會導致其在情感上疏遠自己的組織,」該研究報告寫道,「結果還表明,同事們可以分辨出這種孤獨感,看到它在妨礙團隊成員的有效性。」

史蒂夫不僅「感到孤獨,而且越來越無助」。負責接聽員工幫助熱線電話的人在另一座城市,而且與公司主營業務毫無關聯。4年後,他決定離職,跳槽到一家金融科技初創企業。

後來,通過與前同事們交談,他發現,在工作中感到孤獨的絕不只他一個人。過去10年中開始出現了一些關於孤獨的著作,比如埃米莉•懷特(Emily White)的《孤獨:自傳》(Lonely: A Memoir),還有奧利維亞•萊恩(Olivia Laing)寫的《孤獨的城市》(The Lonely City),以及學術性更強的《孤獨是可恥的:你我都需要社會聯繫》(Loneliness: Human Nature and the Need for Social Connection),該書作者約翰•卡喬波(John Cacioppo)是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認知和社會神經科學中心主任。

英國有一項「終結孤獨運動」(Campaign to End Loneliness),致力於影響有關社會隔絕的公共政策,並打造一個證據基礎。還有個喬•考克斯孤獨委員會(Jo Cox Commission on Loneliness),是在工黨議員喬•考克斯2016年遇害後成立的,該委員會繼續推進她生前在該領域開展的活動。

卡喬波教授表示,有必要區分主觀的孤獨與客觀的孤立。20多年來,他一直在研究產生孤獨感的原因和後果。按照「終結孤獨運動」的定義,「當我們所擁有的社會關係的數量及質量與我們所希望擁有的不匹配時,我們會感到缺乏或缺失陪伴,這就是孤獨」。

卡喬波說,這意味着,一個人即便身邊有家人朋友,身處人群中,或者有一大堆同事,也仍可能感到與社會隔絕。正如史蒂夫的經歷所表明的,你身邊周圍或許有幾百名甚至幾千名同事,但你仍可能覺得孤單。

社交媒體儘管廣為流行,卻反而使人們感到隔絕——用麻省理工學院(MIT)心理學家雪莉•特克爾(Sherry Turkle)教授的話來說就是「一起孤獨」(alone together)。她寫道:「我們以為(通過智能手機和電子郵件)經常聯繫會使我們感覺沒那麼孤獨,事實正相反。」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