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職場

讚美說「不」

凱拉韋:說是和說不的主要區別在於一個容易說出來,另一個難以啟齒。任何一個老傻瓜都可以說是,而說不需要性格、承諾和勇氣。

今天我沒在早上6點半起床去騎士橋(Knightsbridge)參加一場早餐會。明天,我不會去參加一場三明治午餐會,討論一個跟我只沾一點點邊的項目。

周四,我不會去參加一場夏季交流派對。我既不會給一家「忘記」給撰稿人支付稿酬的網站寫文章,也不會接受澳大利亞一家廣播電台的採訪。我本來也許會做所有這些事,但我都拒絕了。

說不,不但讓我感覺更快樂得多,而且使我跟上了潮流。「不」是新的「是」。這是對成功人士而言最時髦的回答。

10年前,情況正好相反。亞馬遜(Amazon)上彙集了清一色全部熱烈支持回答「是」的圖書。如今,這些書都被排擠了,取而代之的是《說不:改變人生的力量!》(The Life-changing Power of No!)和《如何毫無愧疚感地說不》(How to Say No Without Feeling Guilty)。現在甚至有了針對成年人的填色書《如何說不》(How to Say No),以及一些照顧小眾興趣的圖書,比如《對關節炎說不》(Say No to Arthritis)。

然而,「不」最近達到了受人崇拜的地位。在《哈佛商業評論》(HBR)上的一篇博客文章中,一位管理教練提出,僅僅說不是不夠的,我們必須開始在自己每次這麼做的時候讚美自己。

「不」因此被授予跟「失敗」一樣令人眩暈的地位,起碼過去10年來,所有人都在堅持不懈地讚美失敗。最近,瑞典開了一家失敗博物館(Museum of Failure);再過一兩年,「說不博物館」一定會出現。

不過,讚美說不並不太傻。自讀過那篇博客文章以來,我習慣了在每天開始時躺在床上,默默地感謝那些被我成功地拒絕掉的事情。我今天不必寫那篇文章(萬歲),也不用跟那個人喝咖啡(鬆口氣),還不用去那個午餐會。

我在心裡每列出一件事,就感覺這一天似乎更加美好。我從床上下來,去做那些從我的否定網漏掉的事情。

你可能會說,這也太自私了。每次我們說不時,我們都讓提請求的人失望。我們拒絕的每一項工作,都會給某個可憐的倒霉鬼生出一些他必須做的事情。

不過,還有另一種方式看待此事——說不的粉絲正在把它重新標榜成一種無私的選擇。

創業家(Entrepreneur)網站上有一篇博客文章主張,說不是好事,因為這會給資歷不足的人創造出挑重擔的空間。而且,拒絕工作中的事情,讓你把更多時間放在家裡,關懷家人。

關於說不,我可以想出甚至更好的事情。如果足夠的人對無意義的事情說不的次數足夠多,那麼資源的分配將變得更加高效率。如果我們都拒絕枯燥的會議和活動,最終人們會明白過來,就不會再安排這些了。

儘管我特別擁護在工作中說不,但即使我也承認,有時「不」是一個錯誤的回答。所以艱巨的挑戰在於何時停止說不,開始說是。

《哈佛商業評論》建議用1至10的分數給各種機會打分,但我的方法更簡單。我只對三類事情說是,一是必須做的,二是想做的,三是應當做的。不過,有時我會忽略第三類——如果我能在不感覺自己完全是個渾蛋的情況下,說服自己不做那件事。

這個方法的麻煩在於,對於你是否真的必須做某事,你自己經常拿不準——甚至連你是否想做也不確定。但那種情況下的規則是:如果心存疑問,那就說不。在某種程度上,工作更少總比工作更多好。

說是和說不的主要區別在於,一個容易說出來,另一個難於說出口。

任何一個老傻瓜都可以說出是,而說不則需要性格、承諾和勇氣。隨着年齡的增長,說不變得更容易:我已從對此毫無經驗變得非常精通,而且還在進步。

我明白了迅速說不的重要性。如果你拖延,那麼你就已經陷於被動,也許會被誘導着錯誤地說是。

我也明白了絕不要給出理由,因為你的理由可能受到挑戰,導致你繳械投降。在寫本文時,我明白了第三件事:不要說自己無法做某件事是因為太忙了。

這不會給誰留下深刻印象:太忙只能證明你不太善於說不。

譯者/何黎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