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智慧城市群

未來在於城市而非國家

沃爾夫:現在是城市時代。當所在國家變得內向時,本身開放、外向、多樣化的城市應該做出回應,承擔對未來的責任。

全球偉大的城市內在必然是充滿活力且多樣化的。它們自然也向世界開放。因此,如果這些城市所在的國家尋求閉關排外,它們應該如何應對?還有更為宏觀的問題是,它們應該如何看待對世界的責任?

上圖為日本首都東京——編者注

已故的簡•雅各布斯(Jane Jacobs)在《城市經濟學》(The Economy of Cities)一書中提出,自新石器時代首次被創造出以來,城市就是我們經濟進步的引擎。她頗具說服力地宣稱,城市甚至發明了農業。

然而,城市的經濟重要性只是基礎。最初的國家似乎是城邦。希臘城邦發明了民主。羅馬城邦吞併了地中海世界。意大利城邦啟動了歐洲的「文藝復興」。「city(城市)」、「citizen(公民)」和「civilisation(文明)」都來源於拉丁詞根:civis(市民)和civitas(城邦)。

現在,全球逾一半人口住在城市,這是歷史上的首次。全球五分之四的經濟產出由城市地區創造。不僅城市人口比過去多得多,而且城市規模也比過去大得多。在1800年前,擁有100萬人口的城市鳳毛麟角。如今,全球僅市區人口超過3000萬的城市就有91個,更別提那些更為廣闊的城市周邊地區了。

現在是城市時代。城市培育了匿名性,讓人們可以自由地追逐自己的夢想。它們像磁石一樣吸引着個人和企業。就支持的活動、產生的技能和吸引的人口而言,城市是多樣化的。它們創造了規模和範圍經濟,產生了複雜的交換網絡,包括與其他城市的交換。尤其是,與鄉村或者雜亂的郊區相比,它們可以更有效地提供交通、通信、供水、下水設施、能源、醫療以及其他服務。

儘管城市很重要,但有些城市要比其他城市重要得多。在2011年,麥肯錫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指出,全球600個城市地區創造了60%的全球產品,而它們的人口是全球人口的五分之一多點。僅僅前100大城市就生產了接近五分之二的全球產品,以及所有城市的近一半產出。

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將42個全球性城市列入世界100大經濟體。東京和紐約的經濟規模相當於加拿大、西班牙和土耳其的經濟規模。東京是全球最大的城市經濟體。洛杉磯、首爾-仁川、倫敦和巴黎的經濟規模超過菲律賓或者哥倫比亞。

在當代,城市隸屬於國家,有些國家擁有龐大的規模和實力。獨立的城市國家極為罕見:新加坡是當今最引人注目的例子。但即便如此,一些城市地區也主導了所在國家的經濟。首爾和仁川加起來創造了韓國47%的GDP;鹿特丹和阿姆斯特丹加起來創造了荷蘭40%的GDP;東京創造了日本34%的GDP;倫敦創造了英國32%的GDP。

此類全球性城市的內政外交非常複雜。富豪和赤貧者往往比鄰而居,而且常常是不自在地比鄰而居。國內其他地區可能對此類主導城市感到嫉妒和不滿。如果這些城市的民族構成與國家整體截然不同的話,就更有可能造成這種感覺。

2007年,倫敦居民說的語言超過300種。2011年的人口普查顯示,37%的人口出生於外國。通常人們認為,2016年6月英國公投決定退歐是出於對移民的不滿,但也可以將公投結果看作對支持留歐的倫敦的人口組成和文化的不滿。然而,就投票支持退歐而言,英國其他地區也是損人不利己:被他們唾棄的多民族且具有經濟活力的倫敦向全國其他地方進行了巨大的財政轉移。倫敦未來可能不會這麼做了。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