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紐約范兒

哈佛扼殺社交媒體言論自由?

劉裘蒂:因為在社交媒體發布不當言論,美國哈佛大學開除了十名新生。社交媒體言論自由的邊界在哪裡?

前幾天《哈佛大學校報》報導的一則新聞,引起大量美國媒體和中國網民的關註:10名2021屆的新生,因為在臉書的小群里分享嘲諷性侵受害者、猶太人大屠殺、遇難兒童的表情包而被開除。中國的標題黨,迅速以#新生因發表情包被哈佛開除#而大做文章。

哈佛大學表示,撤銷學生入學許可是最終決定。兩個禮拜前臉書的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才剛到哈佛畢業典禮演講(見上圖),這豈不是給社交媒體打臉?

美國媒體採訪了哥倫比亞大學和紐約大學的法學教授,他們一致認為:新生不受憲法修正案保護,沒有言論自由!喬治城大學法律中心的憲法法學教授蘇珊•布洛赫說:「憲法真的不適用於這裡……憲法限制了政府壓制言論的權力,而不是私立大學。」

只有哈佛大學法學院退休榮譽教授艾倫•德肖威茨不以為然。德肖威茨本身為猶太裔,曾經因成功辯護1994年轟動一時的橄欖球明星辛普森殺妻案而名噪一時。他雖然自己沒有親身看到這些犯忌的帖子,但是「聽起來哈佛大學正在侵入學生的私生活」,認為這樣撤回入學許可將會起了很壞的前例:「在學術環境里懲罰學生的政治觀點或個人價值觀是一個嚴重的錯誤,這些行動不符合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精神……這可能會影響這些學生一輩子。」

一輩子!就為了幾則社交媒體里的發帖!

可以想見,在中國全國高考的同一周,這樣帶著哈佛和「言論自由」議題光環的新聞,迅速讓中國網民質疑哈佛是否扼殺了社交媒體的言論自由?

其實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所擁戴的言論自由權利,本來就受到內容、場合和其他因素的限制,色情、煽動暴力、還有仇恨的言論,都經常不在保護範圍之內。所謂「言論自由」(Free Speech)本來就不是「免費」(Free)的!

而中國人對於這個事件的關注度,恐怕部分來自對於美國「言論自由」力度的錯覺。其實在社交媒體的範疇中,言論的合法性並不一定是最重要的考慮。我認為哈佛事件的核心,其實不是新生言論自由的問題,而是這些新生所顯示的「判斷力」和「品格」的問題!

我曾經在「多年後,我還能考上耶魯嗎?」一文中寫過,近年來美國大學鼓勵學生在提交申請文件時用社交媒體表達自己,但是同時社交媒體的紀錄,也成為學校考察學生的資料。

和社交媒體一起長大的學生經常忘記了:社交媒體就是一個向世界公開的個人檔案庫,隨著機器分析的軟體日益普及,這些檔案正方便地成為政府、企業、學校考核人的品質或行為的工具!

社交媒體的即興性質,讓人容易失去戒心。但是,發言有代價!

學生的冒犯性私人在線內容,已經成為許多校方阻止校園犯罪的關注點。去年,哈佛取消了哈佛男子足球隊的賽季,因為球員收集了大一新生女子足球隊的臉書和互聯網照片,並根據顏值對她們進行評級。

最近特朗普政府剛公布,針對美國簽證申請人推出了新問卷,問題包括最近五年的社交媒體用戶帳號名!雖然主要的目的是打擊恐怖分子,但是近年來美國移民局經常用社交媒體來檢測外國人的「非法行為」。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