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美歐關係

默克爾宣告西方聯盟死亡?

拉赫曼:德國總理最近暗示,歐洲不能依賴美英。她的言論可能會將西方聯盟中的一道危險裂痕擴大為永久的決裂。

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對歐洲的首次訪問磕磕絆絆。它產生的後果是爆炸性的。就在這位美國總統返回華盛頓不久,在慕尼黑一次選舉集會上,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差一點就宣告了西方聯盟的死亡。

這位德國總理警告稱:「正如我過去幾天所體驗到的,某種程度上說,我們可以完全指望其他人的時代終結了。我們歐洲人必須真正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當然,我們需要與美國、英國和包括俄羅斯在內的其他鄰國的友好關係。但我們不得不自己為我們的未來而奮鬥。」

默克爾的發言迅速成為各大媒體頭條。美國對外政策圈元老、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主席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s)發推文稱:「默克爾稱,歐洲不能依賴其他國家,必須把事情掌握在自己手中。默克爾說出這句話是一道分水嶺,這一幕也是美國二戰以來一直努力避免出現的。」

這種狀況很容易、也應該被歸咎於特朗普總統。不過,儘管默克爾措辭謹慎,她發表這樣的聲明也同樣是不負責任的——該聲明可能會將大西洋同盟中的一道危險裂痕擴大為永久的決裂。

怪罪特朗普的理由可以輕而易舉地找到。他在歐洲的表現是災難性的。在對北約(NATO)的一個講話中,這位美國總統沒有重申北約的共同防務條款——第五條(Article 5)。

這並不是偶然的疏忽,而是傳遞了一個明確信號:不能再將美國保衛歐洲的承諾視為理所當然。反過來,這也可能鼓勵俄羅斯考驗北約的防衛。

在一個七國集團(G7)峰會上,只有特朗普沒有支持巴黎氣候協議。此外,他還說德國「很壞,壞透了」,罪過是在美國賣了太多汽車——這句話被廣泛引用。

面臨所有這一切以及即將退歐的英國,默克爾或許覺得,她暗示德國不能再指望其美國和英國盟友,只是在陳述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然而,她的講話是個錯誤,理由至少有五條。

首先,容許特朗普四個月的總統生涯將保持了歐洲70年和平的跨大西洋同盟投入疑雲之中,這是錯誤的。或許有一天跨大西洋同盟會陷入疑雲。但也有可能特朗普是個異數,很快會走人。

其次,關於多數歐洲國家沒有達到北約軍事開支目標這件事,這位美國總統實際上說得在理。特朗普在歐洲的行為愚不可及。然而,他說美國承擔北約近75%的防務開支不可持續,這個主張是正確的,奧巴馬(Obama)總統的國防部長羅伯特•蓋茨(Robert Gates)也曾說過同樣的話。考慮到德國一直在搭美國軍事開支的便車,譴責美國是不可靠的盟友有點厚顏無恥的味道。

第三,通過暗示西方同盟如今正分崩離析,默克爾使得特朗普未背書北約第五條的錯誤更加嚴重了。

這兩件事都會鼓舞俄羅斯政府對打散西方同盟寄予更大希望。這反過來會令歐洲安全局勢更加危險。

第四,默克爾將英國與特朗普領導的美國歸為一類,既不明智也不公平。在氣候變化磋商中,英國站在歐盟(EU)這邊,而不是站在美國那邊。與此類似,特里薩•梅(Theresa May)政府一直在煞費苦心地強調英國對北約的承諾。

然而,如果默克爾政府以目前這種對抗情緒開展英國退歐談判——要求英國在還未啟動貿易協議磋商前就確定巨額先期付款,她可能創造自我應驗的預言,還可能製造英國和歐盟間持久的敵對。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