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智慧城市群

中國城市戰略的五大迷局

羅天昊:不同的產業選擇,導致最終的城市格局迥異。一個城市到底適合哪種產業,有很多先決條件。

國家崛起,必以城市崛起為先導。中國已經躍升為全球第二經濟大國,與此同時,是國內數百座城市翻天覆地的變化,歸根到底,城市的興盛,最終還是落腳在產業的基礎上。

為什麼同時起步的特區中,深圳和珠海差距如此強烈?為什麼經濟實力強大的蘇州,在金融活力方面,反不如經濟不發達的甘肅省會蘭州?

不同的產業選擇,導致最終的城市格局迥異。

近十年來,筆者考察了數十座城市,也見證了不少城市「十二五」和「十三五」規劃的出籠,一個非常強烈的感覺是,光從紙面上看,幾乎所有的城市發展規劃都是高大上,都要發展高技術產業、新興產業,振興服務業。

現實很骨感。一個城市到底適合什麼產業,還有很多先決條件,並非所有城市都合適高大上。積數十座城市之教訓,城市選擇產業需考量五大條件。

在全球、國家和經濟圈中的三重定位

高端產業,遍地開花。幾乎所有的城市,在規劃產業時,都恨不得以高新產業為主導。視低端產業為落後產能。但事實上,主導產業的層級,還需要從其所處的區域分工與定位考量。

中國在全球產業鏈中處於中低端位置。以製造業為例,全球製造業分為四大方陣,美國為第一方陣,英法德日韓等其它發達國家為第二方陣,中國等新興國家為第三方陣,廣泛亞非拉後發國家為第四方陣。

在高新產業領域,最核心的技術控制在歐美手上,如汽車的頂端技術在日、德和美國。大飛機的技術,中國終於實現了零的突破,但是主要技術仍然掌握在少數國家手中,電子元件器核心技術也在歐美和日本手中。中國只在少數領域有所突破。

中國在全球產業鏈中的地位,註定了多數城市要以大眾產業,或者說中端產業為主,高端產業只能落地在部分先發城市。中國若失去大眾製造的優勢,將受到兩面夾擊。在高端領域,受到歐美的阻擊,在低端領域,被印度和越南等國蠶食。

同時,在國內也存在一個產業梯度。隨着中國廣闊內陸產業轉移的完成,中國將形成一個U形曲線產業結構,東部沿海地區將成為研發和高端的產業核心區,以及最終產品的銷售中心,而加工製造這個U形曲線的底端集中於中西部。

以製造業為例,中國製造業將出現三大集團,一是以北上廣深為代表的國家高精尖製造業,總量少,但是技術處於最頂尖行列。這些城市也不以製造業為主流。二是以長三角的無錫蘇州,珠三角的佛山東莞為代表的大眾製造業的中心,其技術先進,基礎雄厚,在製造業體系中處於節點位置。三是當下承接產業轉移最集中的大陸腹地城市。

就國家內部而言,多數城市,也將註定以中端產業為主導。「十二五」期間,中國有很多城市好高騖遠,走了彎路,而那些腳踏實地的城市,則普遍厚積薄發,發展良好。如中部和中南地區的武漢、長沙,合肥,鄭州,重慶和成都,在過去幾年中,老老實實搞大眾製造,尤其是武漢和成都,都躋身國內GDP十大城市。

第三還要看同一經濟圈內,不同城市的分工。珠三角城市之間,有一個有趣的現象,東莞等經濟重鎮,其金融產業並不發達。東莞的金融產業哪裡去了?很簡單,被廣州、深圳和香港代做了。在珠三角城市內部的產業分工中,廣深的三產比較強勢,是區域性金融中心。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