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智慧城市群

人工智能與管理變革

特雷弗:各行各業的工作都正在被技術革新所顛覆,而我們所採用的20世紀企業管理方法還沒有進行變革以切合21世紀的現實。

未來我們的工作將會是什麼樣子的?這是首席執行官們最重視的問題之一。但在不久前的一次論壇上,來自許多大公司的高層經理人卻一致認為,各種變化紛至沓來,包括自動化、人工智能(AI)、非傳統競爭對手的崛起以及製造業的進步,卻很少有人構想出自己所在的組織將如何應對的策略。

這令人驚訝,因為按照主流管理思維,管理者在自己公司的事務上是最有決定權的人。正如經濟人(homo economicus)——即經濟學家和金融理論家所喜歡的「理性人」(rational agent)——那樣,管理者基於如何實現最優經濟結果的理性考量,從一系列可選方案中選擇出最有利的策略。而MBA課程是一部分問題所在。

選擇等於控制,而按照上述理論,我們掌握的信息越多,我們就能越好地做出選擇。既然如今數據越來越多、越來越容易獲得,那麼管理者一定越來越有能力進行選擇、越來越能控制取得成功所需的條件了?

遺憾的是,事情並非如此。我們無法確定未來工作會是什麼樣子的,這種不確定性似乎讓管理者感到心中無數,甚至無從嘗試如何讓未來變得更可預測。

各行各業的工作都正在被顛覆,機器人取代工廠里的工人,人工智能開始接手法律行業的文書工作。這場顛覆(主要是技術革新所致)並不是由管理者所引導發生的,他們不過是竭盡所能地應對而已。

198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赫伯特•西蒙(Herbert Simon)對經濟人概念提出了質疑,理由是管理者存在認知局限:在任何特定情形下,我們都只能部分地了解我們的選擇或選擇的後果。

當代商業環境的複雜性、動蕩和不確定性——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更多、更完善的信息(也就是信息透明)的推動——正在挫敗當代管理者,因為我們所採用的20世紀企業管理方法還沒有進行變革以切合21世紀的現實。

依靠少數領導者個人的智慧,去管理一個組織中按資歷定等級的大批員工,這種模式越來越過時了,危害也越來越大。未來,集體決策、利用群體智慧幫助解決21世紀的商業問題,在創造價值和避免組織倒閉方面將具有大得多的潛力。

企業迫切地需要開發出能利用員工、合作夥伴或客戶智慧的信息系統,以使這些人的知識能夠在各部門間共享,用於制定切實的戰略。

當然,為了應對這些挑戰,我們培養未來商業領袖的方法是需要調整的。如今的MBA項目跟最早在20世紀初設計的項目差不多。在多數MBA項目課程中,商業與管理科目,比如戰略、組織與運營被置入學科「豎井」,這折射了20世紀公司的部門化結構,公司設有專門職能部門,以及相互分立的部門、分部和事業部。

如果組織的未來結構是網絡結構而非等級結構,那麼,具有極大潛力的未來人才的教育體驗不也應該由一個高度互連、協同和靈活的學術與從業者網絡提供嗎?

管理者的能力從來沒有受到過時代不確定性這麼持久(但不顯眼)的衝擊。每個企業都應該思考的一個核心問題是:未來我們的工作應該是什麼樣子的?由誰來決定?如果管理者們回答不了這個問題,那麼誰能回答?或許,這個問題最好留給一種能勝任的人工智能。如果對我們自己的MBA學員——所謂的千禧一代——進行一個粗略的調查,大概會有許多人贊同這一觀點。

除了選擇,機會始終在企業事務(正如在其他生活領域一樣)中扮演一定的角色。但是,決定工作的未來這項任務是否太重要、太困難,以至於不能只留給管理者來承擔?

本文作者為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賽德商學院(Saïd Business School)管理實務副教授

譯者/何黎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