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社會

范雨素給中國知識分子的一個任務

劉遠舉:范雨素出現的本質是什麼?她是中國受到不平等對待的農民工的代表,是一塊在中國當下社會中淬鍊地發紅的鐵。

“育兒嫂作家”范雨素的新文,立刻掀起了爭論。她在最新文章中提到了自己對毛澤東的崇敬,這讓很多人感到失望,進而對她身後的皮村,也痛加批評。

但是,應該看到,范沒有多少別的思想資源,毛澤東是范面對不公平的社會時,進行思考的唯一資源。這個思想資源是經過美化的、過濾的,僅僅保留了毛時代的所謂平等。這當然是假象。但無論如何,簡單地說范是“毛粉”,說那些農民工是“毛粉”,不如說他們代表了農民工人階層自發的權利意識的覺醒,不如說他們開始思考自身遭遇的社會現象。

基於范的文化,基於中國社會的官方教育,范的思想資源是毛澤東,這本是大概率、理所當然的事情,又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呢?一個沒有太多文化,缺乏相關方面閱讀的中國人,當他面對當下社會中的不平等的時候,其思想資源,常常是毛澤東。在這一點上,被人拿來和她比的余秀華未必好多少。

實際上,幾十年前中國的知識分子們也是如此。在文革後的傷痕文學小說中,那些憂國憂民、整天思考中國何處去的青年知識分子、中年知識分子常常會說:“我最近很苦悶,又把馬克思、恩格斯的經典著作讀了一遍,想從中尋找中國未來的方向。”在那個時代,中國知識分子也沒有其他的思想資源,經歷過文革,在允許反思的情況下,即便拋棄毛澤東思想,他們可以尋找到的思想資源,也只有向著更經典的馬克思與恩格斯回溯。這不丟臉,更談不上惡。

有一個必須回答的問題是,范雨素和韓寒有什麼不同?韓寒沒有達到自己宣稱的大眾預期中的水平、能力與意識形態,然後,在自由的思想市場中的競爭中敗了下來,淡出了公眾視野,而范不是。即使承認范雨素沒有太出色的文字能力,也沒有系統的自由主義意識形態,這也並不重要。

范雨素是什麼?她的出現的本質是什麼?她是中國受到不平等對待的農民工的代表。范雨素不是黃金,也不是劉瑜,她只是一塊在中國當下社會中淬鍊地發紅的鐵,只是一個農民工。從這個角度看,她的成色沒有瑕疵。從這個角度,她維持她的影響力沒有問題。“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一點,體制遠比自由派知識分子清醒。官方並沒有因為范是“毛粉”,皮村宣傳毛澤東思想,就放過她,放過這塊炙熱的鐵,而是強力打壓,讓她從輿論中消失了。

但很多中國知識分子在意的卻是,范的文章有談到富豪僱主,這一次又提到自己對毛澤東的崇敬。很多人據此誇大范對現實的破壞性,彷彿范要帶着皮村的工人,立馬殺進北京城,分掉中產的房子似的。

這是誇大,誇大范有毛思想的現實破壞性,而對其爭取平權的建設性視而不見。實際上,在現實情況中,革命的土壤已經逐漸消失了。不妨假設范成為一個意見領袖,500萬微博粉絲,她會呼籲什麼?會呼籲分中產的房子嗎?不會,革命的土壤即便沒有完全消失,但是,權利意識,私有財產的意識,已經成長起來了,這種言論不可能被當下的大多數中國人接受,粉絲會減少。如果有公共呼籲,她首先會呼籲解決北京外地農民工子弟的上學問題。這是所有的自由派知識分子都應該支持的事情。毛澤東思想可不可以用來爭取一個平等入學的權利?如果農民工為了爭取平等入學,舉起了毛語錄的相關句子,達成平等入學呢?這種行為應該怎麼看。我覺得如果可以以某種方式,把毛澤東當作這樣的資源的話,當然是沒問題的。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