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朝鮮

再論朝鮮的命運

鄧聿文:無論是打開國門、改革開放,還是和世界上某個強權緊密綁在一起,靠其輸血,對朝鮮而言都是不可能的。

中國前外交官傅瑩女士前不久撰文談及朝鮮的三種前景,其中之一是朝鮮的短期崩潰。雖然傅瑩的答案是否定的,但這是中國外交高官首次公開觸及此敏感話題,所以具有某種程度的突破性。

我從去年開始就公開主張朝鮮的崩潰,為此寫過幾篇文章。在歷經今年的朝核危機後,更堅信此一看法。我知道許多人不同意,包括中國的外交當局還沒有徹底放棄勸說朝鮮回到六方會談談判桌來的努力,在此我不想爭論。朝鮮是崩潰也好,不崩潰也罷,不依賴你我的看法和意志,而是取決於它自身的發展邏輯。換言之,朝鮮這種體制是否具有可持續性,如果具有,則不會崩潰,否則,崩潰無疑。

談到朝鮮體制的可持續性問題,反崩潰論者會認為,朝鮮的極權體制已經運行了近70年之久,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的那場大飢荒雖然讓朝鮮付出了死亡200多萬人的代價,但也沒有把朝鮮擊潰。現在朝鮮已經從這場災荒中恢復了過來,雖然仍無法完全解決溫飽問題,但經濟正在緩慢發展,達到了正常增長的水平,總體發展形勢不錯。金正恩已經掌控了大權,朝鮮國內穩定,短期內看不到崩潰跡象。傅瑩的文章就持此種觀點。

確實,朝鮮民族是個很堅強的民族,上世紀的大飢荒餓死200多萬人,幾乎占朝鮮人口的1/10,換做其他一些國家,或許早就垮了。自去年開始,又經歷聯合國最嚴厲的制裁,經濟還在緩步發展,所以反崩潰論者指責崩潰論者沒有看到朝鮮政權和體制的“韌性”,朝鮮從建國伊始,就是在“苦難行軍”中一路走過來的,更大困難都不可能擊倒這個體制,唱衰朝鮮的聲音可以休矣。

然而朝鮮真的是那麼“堅不可摧”?我是表示高度懷疑的。朝鮮政權走過了近70年並不意味着它還存在另一個70年。命運之神不會再給它“好運”,從中長期來看,朝鮮完全有可能因一次突然的危機或者事變而崩潰。

從未來可見的全球局勢看,朝鮮體制要延續下去,可以有兩種選擇:一是打開國門,改革開放;二是和世界上某個強權緊密地綁在一起,靠後者輸血,舍此無第三條路可走。朝鮮想在閉關鎖國中靠自己的“主體精神”和自力更生實現建設“強盛大國”之夢,是不可能的。

我曾把朝鮮和中國改革開放之初做比較,闡述朝鮮不可能實行中國式的改革開放。朝鮮在經濟發展中會引入某些資本主義的生產要素,但絕不會像中國那樣,對世界打開國門,因為它已經喪失了中國當年改革開放的一系列內外條件和環境。

但關於這一點,還有必要從朝鮮的制度結構來進一步闡述。朝鮮是一個實行先軍政治的國家,先軍政治是金家祖、父兩代人的政治遺產,寫入憲法,從現實來看,軍隊在朝鮮已經成了不可動搖的支柱,是朝鮮最大的利益集團。而改革開放,必定是以削弱軍隊的利益為先的,客觀上也一定會動搖軍隊的利益。無論是中國的改革還是其他轉型國家的改革,都證明了這點。因此,朝鮮要打開國門,改革開放,一個前提條件就是必須處理好改革和先軍政治的關係。

可金正恩敢去削弱軍隊的利益和地位嗎?我認為不敢。一是外部的形勢使得金正恩和他的執政團隊不可能主動去挖軍隊牆角。二是他也挖不動。朝鮮2500萬人口,軍隊就達到100多萬的規模,這在世界上絕無僅有,軍隊的利益觸角已經伸到社會的每個角落,犬牙交錯,就算金正恩有心動軍隊,可面對這種先軍政治造成的軍隊利益尾大不掉的格局,他必須評估動搖軍隊的消極後果,是否會導致軍隊對他的忠誠。而軍隊從自身的利益出發,也必定會反對改革開放。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