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樂尚街

中國藝術品海外迴流的新現象

方翔:早年中國藝術品海外迴流的多是藏家後代不經意間的出售。現在迴流的則多是已被市場關注的拍品。

在今年中國嘉德春拍中,有一件《南宋四朝宸翰》書法手卷格外引人注目。不僅是因為這件拍品是集南宋前四位皇帝高宗、孝宗、光宗、寧宗御書詩為一卷。更為重要的是,這件拍品曾經出現在2012年紐約蘇富比的亞洲藝術周上,當時估價75萬至100萬美元,最終以568.25萬美元成交,成為了當年紐約亞洲藝術周書畫拍賣的最高價,因而其再次出現在拍賣市場上,被視為中國藝術品海外迴流進入“2.0時代“的一個重要標誌。

中國藝術品進入海外市場,最早可以推到明朝。特別是在第一次鴉片戰爭之後,中國藝術品的流失更加明顯。隨着中國國力不斷強大,不少中國藏家開始到海外尋找藝術品的蹤影。

早年的中國藝術品海外迴流,可以發現許多藝術品都不是來自於權威的收藏家,更多是後代在不經意間的出售。像幾年前香港蘇富比春拍露面的徐悲鴻的《松》,就是來自於一位當年在華的外交官。這幅《松》的繪畫表現形式是非常少見的,如果不是曾經在1968年英國駐京代辦處舉行的《近現代中國書畫展》展出過的話,幾乎很少人能夠將其視為徐悲鴻畫的。而這位藏家的另外一幅作品也出現在香港蘇富比的春拍中,這幅作品的標籤顯示,是在1958年中國文物商店以450元人民幣購買,這在當年應該也算是一筆非常貴的費用了。

從2000年開始,隨着中國經濟的發展和書畫市場的升溫,中國國內與海外書畫價格發生逆轉,商家發現國外價格低於國內市場,因此,大量書畫乃至篆刻作品開始從國外尤其是日本、新加坡等海外市場迴流。2007年11月,倫敦蘇富比拍賣公司在倫敦舉辦了一場中國書畫拍賣會——“木扉堂”藏書畫專場。“木扉堂”是中國考古學家鄭德坤的室名,因其在劍橋大學任教時家中的一扇木門而得名。從拍賣行推出的拍品來看,大多數為小幅的古代書畫作品,作品年代從中國的北宋時代一直到近現代各個時期均有涉及,而作品的成交價位也多處在幾十萬元至一、二百萬元的價位區間,但是這批書畫之後出現在國內的拍賣市場上,像2008年中國嘉德拍賣會上估價680萬至880萬元的蕭雲從《青山高隱圖》手卷,最終成交價達到6720萬元,其最早是木扉堂主人鄭德坤的舊藏,在2007年倫敦專場拍賣會上的成交價不到300萬元。

從市場規律來看,當供給大於需求的時候,就會造成整個市場的供需不平衡,並且會影響到市場,而且從書畫市場的情況來看,許多海外迴流拍品的質量參差不齊,很容易對於書畫市場造成衝擊,即使拍品本身真假沒有問題,但隨着市場存量越來越多,許多原先的一些書畫藏品的價值也會受到影響。在這種情況下,中國藝術品海外迴流進入2.0時代。而“2.0時代”的最大特徵就是許多拍品當年在海外就已經被關注,而隨着時代的推移,市場對於其認識會有更加深入的變化,其中的代表就是創下2016年度全球中國藝術品成交紀錄的任仁發《五王醉歸圖》。

此次拍得天價的《五王醉歸圖》曾在2009年以4658萬港元拍出,而當時《五王醉歸圖》就已是一件天價作品了。《五王醉歸圖卷》歷經元、明、清三代朝廷官員和文物鑒賞家的遞藏,清代中期被收入宮中,乾隆、嘉慶、宣統皇帝都在畫上蓋了收藏印,並登記在皇宮書畫著錄《石渠寶笈》中。

據業內人士介紹,《南宋四朝宸翰》書法手卷在有鄰館有著錄,並在上世紀二十年代在日本曾經展覽過,徐邦達在《古書畫偽訛考辨》中也對於這件作品有過記載,因而此次再次出現在拍賣市場上格外受到關注。

在“1.0時代”,藏家利用信息不對稱或地域差價的方式以低價在海外市場買東西,再送回中國賣高價。但是在移動終端已經無孔不入、拍賣行情價格隨時用手指就能查詢的今天,所謂撿漏的前提已經不復存在。中國國內拍賣業與國際不僅僅是接軌,而已經是同步了。因而在“2.0時代”,迴流藝術品的價值定位更多地是取決於眼光、經驗、知識和財力。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責編郵箱:shirley.xue@ftchinese.com)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