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談藝錄

LACMA館長高文:要取消文化等級

吳可佳:西方藝術仍將歐洲藝術放在絕對重心。美國洛杉磯郡立美術館館長兼CEO麥克•高文希望消除現存的文化等級。

麥克•高文(Michael Govan)自2006年起擔任美國西部最大的美術館、洛杉磯郡立美術館(LACMA-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的館長兼CEO。

麥克•高文還擔任過紐約市迪亞藝術基金會(Dia Art Foundation)的總裁和古根海姆美術館副館長。目前擔任華盛頓國立博物館和馬塞諸塞州克拉克藝術學院董事會成員、並曾經擔任匹茲堡安迪•沃霍美術館和馬塞諸塞州當代藝術美術館的董事會成員。

LACMA館長麥克•高文(Michael Govan)

吳可佳:您提到了環太平洋帶(Pacific Rim)的概念,能否詳細介紹一下貴館計劃如何在這一領域扮演更為活躍的角色?

麥克•高文:在上個世紀中期,洛杉磯仍是個非常年輕的城市。那時美國大部分的美術館都以東岸(如紐約)的美術館為模式。我常常開玩笑說:“紐約是歐洲的最後一個村莊”,因為它與歐洲的聯繫如此緊密,並對歐洲的文化非常仰慕。

我想,如果我們是一個年輕的美術館、又坐落在洛杉磯,應該充分利用自身地理位置差異的優勢,而不是重複東岸美術館的模式。這不是說,我們對歐洲的藝術不重視,而是說地理位置上我們離歐洲更遠。在洛杉磯,我們有豐富的拉丁美洲文化,其中既包含了拉丁美洲古代文化、也有歐洲殖民文化以及當代藝術的元素。我想:我們應該將LACMA的重心放在亞洲和拉丁美洲的藝術上,不是以一種排他的方式,而是將文化等級(hierarchy)扁平化、取消文化等級。如果你到美國東岸的任何一家美術館,會看到它們將歐洲藝術放在絕對的重心,這是西方藝術史的現實。

那麼在洛杉磯,就像這個城市一樣:扁平而複雜。我們希望將藝術史扁平化,並重新組織藝術史,消除其現存的文化等級,這是我們的規劃。

因此我們不斷增加亞洲和拉丁美洲藝術項目。它們代表了世界上很大的範圍,例如中國本身就有眾多層面的文化與藝術、還有韓國、日本、以及太平洋的古代藝術(如:夏威夷、斐濟等)。我們與澳大利亞的美術館合作過諸多項目,同時也在全方位地審視拉丁美洲的文化:不光是墨西哥、還包括哥倫比亞、危地馬拉、秘魯的文化等,這方面還有許多工作要做。

Jorge Pardo設計的古代美洲暨前哥倫比亞時期藝術的展廳 圖片提供:LACMA

吳可佳:這也幫助公眾從地理分布的角度重新審視藝術史。去年9月世界藝術史大會在北京舉辦,其中就涉及到目前世界藝術史還是以歐洲藝術史為主,那麼如何看待其他國家與地區的藝術史。

麥克•高文:對,我不是說我們在做一個前無古人的事情。如果你看各所大學裡課程的變化,目前有一個潮流叫做“全球藝術史”(Global Art History)。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說,關於文藝復興的課程可能只有幾天。它是重要的,但你若從全球的角度來審視,它並沒有如此大範圍的重要性。這(個潮流)將世界變得更為開放、更加多元化、為人們帶來更多的機會。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