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與FT共進下午茶

與FT共進下午茶:淺川智惠子

這位IBM公司的盲人女科學家說,「你越是身患殘疾,越要熟悉最新科技,要開始運用新技術,因為它能彌補我們所缺」。

走進廚房做一頓可口的晚餐,或在公園裡散步時跟熟人打聲招呼,這些對於你我來說極其稀鬆平常的生活場景,在她的世界裡,可能就是全部夢想。

她叫淺川智惠子,一位取得了IBM公司最高科技貢獻榮譽(Fellow)的研究員,一位盲人科學家。

FT跟她的下午茶,定在北京香格里拉飯店「聚」餐廳。好在是下午,這間由米其林主廚坐鎮的餐廳才不至於太喧鬧。我提前到,點好兩杯綠茶,點心若干。最擔心的,還是不知如何與這位特殊的嘉賓面對面——說話時我該看着她的眼睛嗎?還是最好盯着她背後的畫作,或者乾脆我也閉上眼睛吧……採訪最後我得知,此類問題也曾在她剛加入研究所時,深深地困擾過她的那些同事們。

我正糾結,淺川博士來了。她黑髮披肩,一頭整齊的劉海,黑白搭配的素雅職業裝扮,符合我對日本女性着裝風格的預期。一位日籍男同事扶她入座,我的大腦里瞬間閃過她登上TED演講台的一幕。

那是2015年10月的美國舊金山,淺川在演講一開始說,「你或許認為很多事情我都做不了,因為我看不見。」「但是,還有許多事,我都能做。比如,這是我練習攀岩時的照片。我很喜歡運動,像游泳、滑雪、潛水、跑步等都喜歡。」

今天坐在我對面,她微笑着肯定地說,「我當年可是夢想着要去當奧運健兒的!」

然而,命運就這樣跟喜愛運動還不愛學習的淺川,開了個巨大的玩笑。11歲時的一次游泳事故,讓她開始逐漸喪失視力,到14歲時基本上就什麼也看不見了。

即將初中畢業的妙齡少女突然失明,她的一生頓時暗淡無光。那時的淺川害怕再也找不回從前的自己,永遠過不上朋友們的那般生活。不過,她輕輕地告訴我說,「其實,那是我錯了。」

加入盲校高中,對於淺川來說,是個艱難的決定,意味着她再也不是正常人。也正是從那時起,一個堅定的信念在她心中萌發——「只要我開始做一件事情,就一定要把它完成。」

在上世紀70年代的日本,盲人就業選擇也很有限,她擔心失明會使自己將來找不到謀生的工作。而出於強烈的自尊,對她來說最重要的,又是得過上正常人的生活。那麼,她必須主宰自己的命運。

盲校讀書期間,她學會了用盲文閱讀(Braille)。幸運的是,當時很多日本高校已經能接受學生通過盲文參加入學考試。順利通過後,她衡量自己的條件,選擇了英國文學專業,儘管畢業後成為盲人學校的老師似乎是她當時唯一的出路。

隨着80年代一些新鮮事物的出現,淺川通過電視節目了解到,居然有盲人能成為電腦程序員,這讓她深受鼓舞。那個沒有互聯網搜索的年代,淺川靠請教別人和打電話,終於找到一家可以對盲人進行電腦培訓的學校,上了兩年。

「你無法想象盲人學電腦有多難」,她有點不屑於解釋這背後複雜的技術過程。大致就是,盲人們會使用一套名為Optacon的設備,拿着類似掃描筆的東西一行行採集文字,然後系統會把它轉換成震動。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