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現金貸

以高利率否定現金貸是共輸行為

蔡凱龍:以高利率否定現金貸,最後的結局是民眾、現金貸和監管三方都是輸家,而高利貸者或許會為監管這一舉措拍手叫好。

最近一段時間,現金貸被推向了風口浪尖,承受重壓。4月10日,中國銀監會《關於銀行業風險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劍指現金貸業務,使之成為眾矢之的。主流媒體和輿論一邊倒地對其批判,主要理由集中在:現金貸利率過高,為變相高利貸。這種以利率高否定現金貸的理由,細究下實則站不住腳。

利息才是關鍵,而不是利率

很多批評人士混淆利率和利息的概念,因此得出錯誤的看法。溯本求源,我們一起了解什麼是利率和利息?

利率,通俗講就是錢的價格。商品有價格,比如一斤蘋果10元。借錢也有價格,比如銀行借款年化利率6%。但是,利率只是計算借錢成本要素之一。真正的總借錢成本即利息支出,是由借款額度、借款周期和利率共同決定的。比如買2斤蘋果最後支出20元的總成本。向銀行借2萬2年,利息支付總額是2400元(2萬x2年x6%)。

由於借款周期長短不一,不方便比較,因此金融行業約定俗成,在其他因素不變的情況下,把不同時間單位利率轉化為年化利率,易於比較。

但是很多人忽略了年化利率轉換的前提條件:“在其他因素不變的情況下”,簡單粗暴地把市場上大多數現金貸的日綜合利率轉化為年化利率。據此得出70%-150%年化利率,比銀行借款利率高几十倍以上,因此給現金貸冠上“變相高利貸”而予以否定。然而,現金貸與其他普通貸款相比差別巨大,使用年化利率比較的前提條件不存在了,生搬硬套轉化為年化利率只能以偏概全,只看到表面現象,忽略了本質。

什麼才是本質?支出總成本才是核心,價格往往是表面現象。人們日常生活看中的是總支出,比如鑽石和同樣是碳元素組成的煤礦,但是鑽石只用克拉計價,煤則用噸為單位。從來沒有人把鑽石價格轉化為以噸,算出天價對比煤,得出鑽石價格畸高從而不買的結論。因為小小鑽石足夠用,人們有能力支付以克拉計價的鑽石,

同樣的道理,利率是表象,利息支出才是消費者最關心的。現金貸放款額額度小,周期極短,因此借款用戶的真正總成本沒有利率體現出來這樣畸高。據統計,現金貸平均借款額度在3000元,時間在7到30天,以年化利率100%計算,用戶借3000元在14天只需要支付115元的總利息成本(3000x14x100%/365 )。現金貸市場快速增長的事實證明,民眾對這樣小額短期,雖然利率高但利息不高的金融產品是很歡迎的。

現金貸的成本

因為現金貸被冠上“變相高利貸”的惡名,因此外界默認,現金貸就是暴利行業,理由貌似簡單:銀行6%的年化利率都能躺着賺錢,現金貸則幾十倍高於銀行年化利率。其實不然,銀行的放貸業務與現金貸在放貸對象和放貸規模不同,造成成本上差別極大。如下圖所示,現金貸獲取每一個客戶完成每單交易的成本類別,和銀行放貸一樣,主要由可變成本和固定成本組成。

可變成本包括資金成本和壞賬損失,兩類成本會根據借款金額和時間長度而變化。而獲客、徵信和運營成本屬於固定成本,為獲取和服務一個客戶,這些成本是固定支出不會因為借款金額和時間變動。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