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硅谷

硅谷應挽回公眾信任

斯塔德倫:科技公司應更明確地界定對社會的貢獻,同時讓世界相信,我們的目標遠遠超出追逐「獨角獸」估值。

針對科技巨擘(Big Tech)的抗議正在增多,硅谷笨拙的錯誤加劇了這種趨勢。對科技公司的刻板印象正從加州無畏的弱者,變成面目模糊的惡毒巨獸。

從恐怖主義內容、性別歧視指控、釣魚帖、洞悉你所思所想的隱私侵犯、未繳付的稅款到機器人奪走工作,罪名正迅速增多。科技高管可能會招致一場一直為銀行家專屬的責難。這樣的報導已經出現:科技億萬富翁為防範一場99%的普通人發起的叛亂,在新西蘭建造地堡。

直到不久前,科技行業一直比其他所有行業都更受信賴。在愛德曼(Edelman)最新年度調查中,76%的受訪者信任科技公司,多數行業的受信任度為大約60%,金融業為54%。

這種信任對硅谷經濟奇蹟的支撐作用,幾乎跟技術的支撐作用一樣大。為促進人類進步而開拓創新,這種光環讓消費者感覺良好,這種創新體現在蘋果的箴言「非同凡響」(think different)上,也體現在谷歌(Google)的箴言「不作惡」(don』t be evil,現在已被拋棄)上。

對科技巨擘而言,這關係到巨大的價值。根據麥肯錫(McKinsey)的研究,30%的公司利潤依賴與政府、非政府組織和維權主義者等利益相關者的關係。優步(Uber)和愛彼迎(Airbnb)的估值(以及「共享經濟」的可行性)取決於它們在全球各地一個接一個城市贏得政治辯論的能力。大筆一揮的監管風險,已成為推文一敲的政治風向輪盤賭。

對於社會而言,風險也很高。我們需要科技公司幫助解決全球代價最高的那些問題,從氣候變化到衝突和肥胖、文盲和吸煙。如果硅谷沒有化解人們的擔憂並喪失了經營的社會牌照,那麼這件事就不會發生。

消除信任不足並非易事。社會並非同質,不可能在任何時候讓所有人滿意。以蘋果為例,該公司在消費者隱私和國家安全的對峙中以與政府關係緊張為代價站了隊,在我看來,這種舉動是勇敢的。

為了與社會相連,公司必須將社會問題深刻融入他們的日常戰略和業務。企業社會責任已消亡。與「可持續性」這個更新的概念一樣,企業社會責任也未能彌合公司與社會之間的鴻溝,其原因是它們經常從根本上與公司的核心業務模式脫鉤。

相反,科技需要按照社會的條件積極與社會接觸。這意味着啟動一場有關顛覆性技術的倫理問題的公開討論,不摻雜宣傳和企業編造的故事——如果企業還感到舒服,那麼他們與公眾的接觸就沒有做好。

在歐洲,科學家出於自滿未就轉基因食品展開開誠布公的對話。轉基因食品現在在歐洲大陸被禁,這讓企業和社會付出巨大代價。在人工智能和神經工程方面,科技也可能會遭遇同樣的結果。

不到三分之一的公司認為,他們聘用了實現與社會有效接觸所需的人才。首席執行官們經常會感覺,他們接受的傳統商業訓練完全無助於幫他們胸有成竹地與政治人士或非政府組織打交道。

但科技巨擘需要更明確地界定自己對社會的貢獻。新技術一直對社會有着非常積極的影響。要讓這一點繼續下去,科技公司必須讓世界相信,我們的目標遠遠超出追逐「獨角獸」估值。

本文作者是科技創業家,與人合著了《連接:企業如何通過積極與社會接觸取得成功》(Connect: How Companies Succeed by Engaging Radically With Society)一書

譯者/梁艷裳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