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經濟

特朗普尋覓美國特色的產業政策

福魯哈爾:一位共和黨商人總統試圖通過政府主導的產業政策來提振美國經濟,這個構想充滿矛盾和可能性。

在美國,產業政策是一個禁忌話題。它讓人聯想起的畫面是蘇聯式的計劃經濟,或者政府指定的企業贏家和輸家,這類做法傳統上會引起美國保守派以及許多自由派人士的恐懼。

這種情況或許正在發生改變,因為一群實業首席執行官們——如陶氏化學(Dow Chemical)的利偉誠(Andrew Liveris)、IBM的羅睿蘭(Ginni Rometty)以及通用電氣(GE)的傑夫•伊梅爾特(Jeff Immelt)——正在鼓勵特朗普政府制定一項現代化的政策,系統化地覆蓋教育者、就業創造者、監管者、消費者和工作者。通過與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合作,這些首席執行官們正在很多事情上出謀劃策——從如何重塑教育以培養21世紀的勞動力,到哪些規定應被推翻以釋放“動物精神”。

利偉誠表示,目標是深遠的:把美國經濟從主要基於消費和較低廉價格,轉向更接近德國的模式:擁有更多職業培訓計劃,更多高技能、高收入的工人,生產更多高檔出口產品。

“自由市場和較低廉價格的代價從未被真正向美國人民說明,”利偉誠說。他指出,在美國自2008年以來流失的所有工作崗位中,20%是技術性崗位。他說,讓這些工作回歸美國的唯一方式,是開始更像其他大型經濟體那樣行事,讓政府與私營部門更加緊密地合作。

對於一個擁有很多支持自由放任政策的內閣成員的共和黨總統而言,這樣做似乎背道而馳。然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特朗普的偶像——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上世紀80年代曾試圖出台產業政策,以回應在他眼裡美國在一個更加全球化的世界中競爭力下滑。里根批準了一項被稱為“蘇格拉底項目”(Project Socrates)的倡議,研究補貼、政府研發信貸、非關稅壁壘以及政府機構收集的產業情報如何幫助其他國家在戰略行業獲得市場份額,以便在美國實施一些相同的戰略。

里根的繼任者喬治•HW•布什(George HW Bush)否決了這一倡議,相比里根,老布什是一名更加信奉自由放任的全球主義者。但這件事表明,即使最富盛名的美國保守派都曾對政府操縱經濟持開放態度。

利偉誠表示,特朗普政府在放鬆管制和教育改革方面看似漫不經心的努力,加上給予製造業“美國優先”激勵措施的大量言論,正在羅斯的領導下越來越接近一套像樣的戰略。到目前為止,特朗普政府的主要精力集中在放寬監管本身,聲稱奧巴馬政府時期通過的最大600項法規已至少讓美國企業損失了7430億美元。

雖然零打碎敲地廢止這些法規可能會節省企業的資金,但這樣做不太可能改變根本的增長格局。與更大的區域經濟發展戰略配合的選擇性放寬監管可能是另外一回事。例如,推翻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EPA)的規定,為增加墨西哥灣地區的煉油產能打開綠燈,可以作為第一步,向銹帶製造商輸送更多國產能源,讓這些製造商僱用在聯邦政府資助的社區大學(教學大綱由當地企業參與決定)受過先進制造培訓的工人。

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幕會出現,它都充滿了諷刺意味。首先,這其中大部分都是直接照搬奧巴馬政府的策略。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總統的國家經濟委員會(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席吉恩•斯珀林(Gene Sperling),多年來一直在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和勞動力再培訓(只是缺少廢除環保法規)。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