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製藥

跨國葯企從中國醫藥改革新規中看到利好

在華葯企在產品定價方面承受着壓力,中國增加可報銷藥品和加快藥品審批或有助於它們扭轉銷售增長放緩局面。

在中國市場上正承受定價壓力的世界各大製藥公司希望,中國擴大藥品準入並加快審批流程將有助於它們提高銷售額。

QuintilesIMS的數據顯示,中國已是全球第二大醫藥市場,2016年銷售額達1167億美元。但是,公共醫療保險的普及使省級政府在藥品定價上獲得了更大權力。

多家公司報告在華銷售額增長放緩甚至下降,比如默克(Merck)今年第一季度在華銷售額下降了3%。

葛蘭素史克(GSK)認為,今年第一季度其「成熟」產品在華銷售額下降5%,部分原因在於其肝炎葯拉米夫定(Zeffix)在中國面臨競爭壓力。去年其在華銷售額就已下降了12%,該公司認為原因在於「包括降價在內的醫療改革」。

阿斯利康(AstraZeneca)表示,今年第一季度其在華銷售額增加7%至7.82億美元,相比之下,2016年和2015年的銷售額增幅分別為10%和15%。

賽諾菲(Sanofi)表示,2016年其在華銷售額增長9%,約為上一年增速的一半。

跨國葯企在中國市場遇到困難,核心原因是本世紀頭十年初建立起來的那種模式已經瓦解。在那種模式下,中國允許外資葯企以較高價格銷售已過專利保護期的品牌藥品,這類藥品的價格常常是可比普葯的3至5倍。

但是,2011年以後,伴隨着公共醫療保險的全面覆蓋,這塊市場開始萎縮(納入公共醫保的藥品最高可報銷80%費用)。公共醫保體系中包含招標流程,在這個環節葯企和省級政府以談判方式確定葯價。自那時以來,由於每個省都把其他省份商定的最低價作為談判起點,葯價有所下降。

「過去,個別企業享有特殊地位。如果你有過了專利期的葯,你在定價上會有迴旋空間。但那種時候過去了,」中國醫藥保健品進出口商會(CCCMHPIE)副會長許銘說。外國公司應當「忘掉它們曾經享有的特殊地位」,他接著說。

中國80%以上的藥品銷售額來自公立醫院,過去一年裡北京方面頒布了新政策,禁止公立醫院將它們所分銷藥品的價格定得過高。

經費不足的醫院想方設法以比各省定價更低的價格採購藥品,從而彌補收入減少。北京大學(PKU)衛生經濟領域的專家劉國恩表示,這導致上述政策成為促使有關方面在談判中盡量壓低葯價的激勵因素。

醫療改革對葯企而言的確存在一個亮點:政府分擔醫藥費降低了患者負擔,讓更多人用得起被納入醫保報銷範圍的藥品。

今年2月,中國決定在原有的約1200種可報銷西藥的基礎上新增130種可報銷西藥。跨國公司盛讚這一調整將能增加它們藥品在中國的使用。與質量受懷疑的國產非專利葯相比,品牌藥品的賣家往往能獲得報銷方面的優先權。

不過,納入藥品目錄也伴隨着定價壓力,葛蘭素史克去年將其肝炎葯韋瑞德(Viread)在中國的價格降了三分之二,阿斯利康則把抗癌藥易瑞沙(Iressa)的價格降了一半。

去年,多數跨國公司在華銷售額的增幅都超過中國總體藥品市場的增幅,後者只有1%。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隨着社會老齡化和變得更加富裕,中國爆發了新一波慢性病,跨國公司的產品組品更適應這種變化。賽諾菲就表示,其腫瘤學部門是去年的在華業績明星。

葯企還把希望寄託於能大幅加快藥品審批流程的監管規定草案。在中國,藥品審批流程可能會比歐美多耗5年之久。擬議新規提出取消藥品境外臨床試驗進入後期階段才能啟動在華審批流程的要求。

賽諾菲新興市場部門主管奧利維耶•沙爾梅(Olivier Charmeil)表示,這一擬議中的規定將意味着,藥品在中國能夠與在發達經濟體「幾乎同時」推出。「隨着中產階級越來越富有……他們希望確保能用上最具創新性的藥品。」

不過,在這方面葯企同樣將面臨定價壓力。中國國務院已表示,新葯通過審批的一個前提是承諾在中國銷售的「價格不高於原產國或我國周邊可比市場價格」。

中國衛計委表示,今年將就45種主要處於專利期的藥品展開降價談判。

譯者/何黎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