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亞洲基建和貿易

走出樓市崩盤陰影的北海市

90年代初北海一度發展迅猛,但很快遭遇了樓市崩盤。在金融危機後政府主導的巨額貸款助力下,這個廣西城市迎來複蘇。

楊壁山(音譯)住在一棟高層建築的頂層,從他家可以俯瞰北海這座港口城市,看到城市規劃者們的成果。北海的高層建築井然有序;一條主幹道向著遠處的山脈伸展,連通北海市和廣西境內其他地區及其他沿海港口。

北海的城市化始於上世紀90年代初,當時北海一度發展迅猛,但很快就遭遇了一場樓市崩盤。而如今北海經歷着又一次繁榮,這次的復蘇是由金融危機後政府主導的巨額貸款帶來的。

楊壁山的出生地距離北海市有1000多公里遠,他於上世紀90年代來到北海。這些年他僱用過3000多名農民工,他們大多原本在他的老家瀘州一帶種田,而瀘州位於中國內陸的四川省。他們來到他的公司——一家叫做北海市現代建築的公司——打工。“他們很多人現在都成了北海人,”楊壁山說。

與中國眾多沿海城市類似,北海市的人口也因內地農村移民的湧入而膨脹。根據數據服務提供商萬得資訊(Wind Information)的估算,過去20年,北海市的人口漲幅超過了27%,達到170萬。按照中國的標準(北京市有2100萬人口),北海仍舊是個小城市。

1984年,中國將北海等14個城市列為沿海開放城市——其中位於西南部的只有北海市——北海由此迎來第一波迅猛增長。楊壁山說,值得慶幸的是,上世紀90年代的地方官員們注重長期結構性發展。當地的基建熱潮使北海的城市化得以迅速實現,也令楊壁山的建築事業大獲成功。

“中國的城市在基礎設施建設上的差異很大。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因於市政府,因為城市的基建是由地方決定的,”大岳諮詢公司(Dayue Consulting)的總經理金永祥這樣解釋,大岳諮詢是一家為中國中央和地方政府在基建項目上提供諮詢服務的企業。

隨後樓市的崩盤也在這座城市留下了印記。許多街道至今仍有很多沒有窗戶、霉跡斑斑的房子,這些老房子突兀地聳立在外型光鮮的高層建築之間。當地人將這些廢棄的房屋稱為“93年的房子”,1993年北海的經濟跌到了谷底。

那次經濟周期過後,當地政府致力於扶持地方產業。2001年北海工業園區(Beihai Industrial Park)建成,主要發展電子產品,只是不像深圳等其他港口城市那麼成功,深圳與台灣、日本和韓國建立了良好的供應鏈關係。北海政府在2007年建立了鐵山港工業園(Tieshangang Industrial Park),集中發展重工業和石化工業。

然而北海命運真正轉變,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來襲之際。齊納百思(China Policy)是北京一家智庫,其首席分析師王欣玲稱,中國政府迅速做出反應:“由於出口貿易受到全球金融危機的威脅,政府加大了投資力度——而這些資金被用於基礎設施建設。”

北海成為受益於中國政府充足、且往往過度的國有銀行貸款的地區之一。2008年中期,國家開發銀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向廣西政府發放貸款1100億人民幣(合160億美元)。官方媒體稱,僅當年的基建投資就用掉了其中的180億人民幣。

本世紀前十年間,用於道路等項目上的基建支出為建築行業創造了更多的就業機會,由此吸引務工人員——如楊壁山手下的3000多名農民工——來到北海,反之又促成了北海當地住房市場的繁榮。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