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一帶一路

馬來西亞朝野對「一帶一路」為何態度迥異?

張淼:在當今的馬來西亞,中資大量湧入的驚喜過後,對中國投資的質疑,似乎有逐漸成為主流聲音的趨勢。

在當今的馬來西亞,中資大量湧入的驚喜過後,質疑更像是一場無法擺脫的宿命。在馬來西亞的選舉政治中,在反對黨的推波助瀾下,在中小企業受中資強大擠壓的窘境中,對中國投資的質疑,似乎有逐漸成為主流聲音的趨勢。

3月的一項統計顯示,過去三年中企對馬房地產投資超過21億美元,超越新加坡,成為馬國房地產最大的投資國。中國商務部數字顯示,2016年前九個月,中國對馬直接投資已經突破5億美元,再創歷史新高。

馬來西亞地處東南亞戰略要衝,文化東西交融,宗教和諧相處。同時,這裡還生活着700多萬與中國有着千絲萬縷聯繫的華裔。在中國的語境下,馬來西亞既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國家,又是進入東盟及伊斯蘭世界的橋頭堡,在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然而,中資也在馬來西亞備受質疑,這看似無法擺脫的「宿命」,其實有着極其深刻的外部因素和內在邏輯。

2016年,全球經濟動蕩引發了馬來西亞國內政治經濟危機。是年,馬來西亞社會遭遇石油價格走低、消費稅抑制國內消費、林吉特持續貶值等多重壓力,加上「一馬公司」醜聞曝光,使得總理納吉布帶領的執政聯盟危機重重、步履維艱。面對國內疲軟的經濟、反對黨不斷的批判以及選舉壓力,加大吸引外資成為執政黨脫身困境的「救命稻草」。

正是在這種背景下,加上馬來西亞獨特的種族政治環境的催化,就像一出遠未完美的大戲,登上舞台中央的中資,在聚光燈下收穫掌聲和喝彩的同時,也必然收穫奚落、嘲笑甚至質疑。

雖然在一定程度上,馬來西亞還被種族政治所左右,但近些年來在對中資的態度上,馬來西亞執政黨聯盟——馬來西亞國民陣線(簡稱國陣),以及其當家大黨——以馬來人為主體的馬來民族統一機構(巫統),對中資來馬基本上持歡迎態度。

1974年,在現任總理納吉布的父親(馬來西亞第二任總理)敦拉薩帶領下,馬來西亞成為東盟成立後第一個同中國大陸建交的國家。正是懷着這種「子承父志」的個人情結,與中國交好成為貫穿納吉布執政生涯的主軸。同時,在美國對納吉布就「一馬公司」調查不斷施壓的背景下,一直被認為在中美之間尋求平衡的納吉布政府,同中國的關係自然是不斷升溫,兩國關係在2013年被成功升級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值得玩味的是,在納吉布被一馬公司醜聞纏身之際,中國正在加大對馬投資力度,對於一馬公司重大資產——「大馬城」和Edra能源的重金收購,自然也在很大程度上緩解了一馬公司的債務危機,以及納吉布本人的政治壓力。雖然中國政府在之後多次聲明,收購純屬商業行為,但作為央企的中鐵建在南海危機升溫及「一馬公司」醜聞不斷發酵的當下伸出援手,背後的政治考量也顯而易見。

在執政聯盟內,由最大成員黨巫統帶頭定下的「馬中友好」的調子,加上作為華基政黨的馬華公會的協調和穿針引線、全力配合,馬來西亞整個執政聯盟對於中國「一帶一路」的看法普遍樂觀。但需警惕的是,馬華公會與中國共產黨的高調互動,有可能會在種族情緒微妙的馬來西亞引發非華裔(特別是巫裔)民眾對自身優勢地位以及文化保護的擔憂,甚至有可能演變成種族課題。同時,中國同馬華公會的親密黨交,因為對個別外交細節的處理方式問題(如 「沒馬華黨華人缺少發言權」等言論),被部分人士過度解讀為,中國在聯合執政黨對在野党進行打壓,從而形成了「干涉別國內政」的誤解。這些偶然性事件必然會被反對黨炒作,從而形成中國投資背後另有政治議程的不實論斷。加上馬來西亞很多中小型企業感受到了中資進入馬來西亞造成的「擠出效應」,馬華公會大力推動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可能會成為一柄「雙刃劍」,對其本身選情帶來挑戰,也有可能波及到整個國陣。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