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生活時尚

石家莊買房記

白天:我迄今單次掙到的最大一筆錢,來源於搭上了09年房地產低迷期的末班車。但展望未來,依然迷茫。

說來慚愧,到目前為止,我單次收益掙到的最大一筆錢,來源於當年欠銀行一屁股的債。是的,我是2009年房地產市場小小的低迷期的末班車乘客。

2006年,準備結婚的閨蜜交了一萬的定金,以單價2880元買了一處沒挖坑的商品房。倆人對背負的15萬貸款惴惴不安,生怕還不上。畢竟,這是第一次和銀行簽訂賣身契。

這個房價在當時的石家莊屬於中等偏上。我還記得我們幾個站在滿是泥濘的那塊地上,看着還不知道在什麼位置的房,又興奮又忐忑。

那時的我和一群剛畢業的青年,在合租房裡,輪流做飯,唱歌打牌,一個月只要分攤二百多塊錢,歡樂得什麼都不想。

2007年,合租房的租客們陸續搬走了,有的去和男女朋友同住,有的回家當公務員,剩下的兩個人繼續維持着合租,每個月的分攤達到了400元。

也是這一年,石家莊一處有重點小學入駐的樓盤開盤前夜,售樓部排起了200多人的長隊,還有的帶着被子紮起了帳篷,媒體蜂擁而至,畢竟這是石家莊樓市第一次瘋狂。

我的一位同事在混亂的開盤當天,搶到了一套90平的兩居室,均價4000塊。寫這篇文章時,剛從當地的房產網站看了看這個小區目前的均價,11500塊,9年,幾乎翻了三番。

2008年,石家莊這個以城中村多著稱的城市,開始了大規模的拆遷重建,官方表述是「三年大變樣」,一處拆遷改造的高端樓盤開盤價4500塊,身邊的人都說,賣這麼貴,看它(開發商)賣給誰。

最後,這個樓盤也賣完了。

2008年底,租客們終於走光,我一個人要為小兩居(石家莊很少有一居室)支付800塊的租金,而房東又有了漲錢的意向。

我那些去北京發展的男同學們,在班級群里都語氣堅定地相信,奧運會結束,房價一定會暴跌,其中一位和我關係不錯的哥們,手裡一直攥着老爹給的20萬娶媳婦兒的活動基金,股市不敢入,買房有點少,但是買到當時的大興和通州,還是能付首付買個小兩居的。

這時,有專家寫文章說,年輕人就該租房住,還說,房價會短時上揚,總會穩中有降。

也有文章說,炒房團帶着一麻袋一麻袋的現金南下北上,房價會和定海神針一樣堅挺不降。各種聲音此起彼伏,可惜誰也不是神仙,沒長着前後眼。

2009年初,房東確定要漲到950塊一個月,我閨蜜的月供為每個月998塊。

在父母的贊助下,趕在合同到期前,我們買了一套二手房。簽完合同搬完家是2009年4月,從6月開始,我剛入手的小區房價就有了上揚的跡象。

雖然,我每個月要支付好心借我錢的銀行1100塊,但是再也不用搬家了。如果有一天想賣,虧掉的也只是利息,總比交房租少。這是當時買房的單純想法。

住了6年後,2015年準備搬離這套房子時,到中介初步一打聽,嚇了一跳,我的投資暴漲了一倍。

而我閨蜜的房子已經漲了將近4倍,毫不誇張的說,身邊所有買房的人都賺了。

有人笑就有人哭,2009年買房時,我一個同事也動了心,之所以沒買,手裡錢不多是一個因素,左看右看總也下不定決心,這幾年支付的房租也得有幾萬了,2013年出手買了一套回遷小區的毛坯房,單價已經6700塊,然而她手裡為買房準備的存款並沒有增加幾毛。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