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樂尚街

度假天堂馬耳他

宋佩芬:只有43萬人口的馬耳他外觀像停在中世紀,為迎接威尼斯雙年展,這座文化古城煥發了活力。

四月的下午,大多數歐洲人還裹着厚重的大衣。馬耳他群島的首都瓦萊塔(Valletta)早已溫暖舒適,市立圖書館外的露天咖啡坐滿了人,悠閑地享受着春天的陽光。我的「導遊」是26歲的藝術家亞倫•貝基納(Aaron Bezzina),他為自己要了一杯espresso,幫我點了一瓶可樂,然後打開他的計算機,讓我看他2015年在這裡展出的公共藝術品《對立的姿態(垂手可得)》(Position of Opposition (Hands Down))。《對立的姿態》有張長桌子,兩端各擺一隻銅鑄的拳頭。它們是在玩猜拳遊戲嗎?還是擊桌泄怒?貝基納要觀眾自行決定。在這麼熱鬧的大街上,一定有不少人對這件作品有所反應,我猜想着。出乎意外的是:「完全沒有,他們似乎對我的作品無動於衷。」貝基納感嘆地說。

貝基納是代表馬耳他參加今天威尼斯雙年展的19位藝術家之一。在久違17年之後,馬耳他決定重新參加這個藝術嘉年華。馬耳他是2017年上半年(從1月1日直到6月30日)的歐盟主席,瓦萊塔還是明年的歐洲文化之都,為了迎接這個雙喜,參加了今年的威尼斯雙年展,還在年度預算中特別為藝術與文化撥款5250萬歐元,比前年多出39%。這個國家只有43萬人口,平均每人獲益122歐元。對一個藝術與建築都停留在16、17世紀巴洛克時代的國家,馬耳他專屬的「文藝復興」終於在21世紀誕生。全國大興土木,聘請意大利建築師任左•皮亞諾(Renzo Piano)為面積只有0.8 平方公里,而且500年來一直維持了軍事堡壘形象的首都增添新面貌,讓城門更加開放,還讓國會大廈的石灰岩外牆看起來像是新春的嫩葉在微風中擺動。雖然國際上對這些新建築褒獎有嘉,但是習慣古老形象的市民卻意見不一,甚至嚴厲抨擊皮亞諾修復的歌劇院。再加上馬耳他仍然是政教合一,教堂甚至在一年前還有審核並取締藝術文化的權力,當代藝術在此發展所面臨的阻力可想而知,市民們對貝基納的公共藝術無動於衷是意料中的事。

不過,這個國家推動當代藝術與文化的野心相當堅定,馬耳他第一所當代藝術中心MUZA即將在2018年完成。為了提倡本土藝術與文化,政府不但結合馬耳他藝術委員會(簡稱ACM)、創意基金會、瓦萊塔基金會、歐盟基金等來充當馬耳他音樂家、藝術家、演員的經紀人,推動他們的事業,還為ACM撥款一千萬歐元,讓他們在國際上推動馬耳他當代藝術。參加國際藝術圈最重要的威尼斯雙年展,自然是向全世界公布馬耳他當代藝術最佳的平台。

像威尼斯一樣,瓦萊塔的外觀像是一個停留在歷史中的古城,具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頒發的世界文化遺產身份。但不像以觀光業維生的威尼斯,瓦萊塔有自己的國會、證券交易所。馬耳他政府當然非常歡迎觀光事業所帶來的外匯收入,但也相當努力不讓觀光成為馬耳他唯一的代名詞。由於全國只有43萬人口,馬耳他鼓勵投資移民,並且為推動藝術文化事業,鼓勵企業機構贊助文化項目,贊助的費用可以抵高達150%的稅金(最高上線5萬歐元)。從年頭到年尾,藝術文化活動毫不間斷,從傳統的嘉年華會到露天的爵士音樂節,還有長達數月、村落與村落互相競爭的煙火盛會。如果你在7、8月到馬耳他,航班會臨時遷移航線,不過不要擔心,因為那是為了避開滿天的煙火。

馬耳他群島離西西里島93公里,離非洲288公里,擁有漫長的海岸線、溫和的氣候和安全穩定的社會。除了充滿歷史建築與文化遺產的首都瓦萊塔,夜生活的總部聖朱利安海灘(St Julian)離首都不到20分鐘的車程,而搭乘25分鐘的渡輪就會到自然淳樸的戈佐島(Gozo Island)。這個度假天堂不僅僅有古迹、陽光、海灘與娛樂,從現在起,還有本土的當代藝術與文化,讓國際見識21世紀的馬耳他。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責編郵箱:shirley.xue@ftchinese.com)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