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邊城記

巴黎書展:中國在哪裡?

陳振鐸:巴黎書展是繼法蘭克福書展之後的歐洲第二大書展。我很好奇,歐洲的圖書市場對中國是什麼認知現狀。

中國人都說法國人春天工作、夏天度假、秋天罷工、冬天過節。在巴黎待久了,有時候想想,還真有點像這麼一回事。比如,開春的三月,巴黎各種會議和活動輪番上場,法國每年兩個最重要的國際展覽,法國農業博覽會和巴黎國際書展,在凡爾賽門會展中心陸續舉行。錯過了農博會,對第 37屆巴黎書展有些心動了。

作為法國文化界的盛會,巴黎書展和農博會一起,象徵著法語社會和法國的兩大支柱——文化與農業。放大到歐洲,巴黎書展,是繼法蘭克福書展之後的歐洲第二大書展,英語世界的倫敦書展都只能屈居第三。這用來匹配愛讀紙質書的法國人來說,也說得過去,說是全世界講法語的三億人的文化閱兵,更說得過去。

雖然就住在不遠的同一個區,但恐人潮的我,並沒有造訪過。路遠、雨天、有點累,每年不去的借口就這麼幾個。不過今年剛好對法國出版界的運轉規則和市場情況好奇。再加上中國上海的一家保守派媒體報導說,一位退休的中國軍官模仿毛澤東的詩體讚揚中國當下領導人的一本書,在倫敦書展引發「轟動」。地方黨媒也報導,出版該書的浙江商人也使一系列該類書在法蘭克福書展引起「強烈反響」。這似乎成為挑戰西方文化霸權的重要歷史事件,使我更好奇,歐洲的圖書市場到底對中國是什麼認知現狀。

周六天氣藍得不可思議,再也沒有借口了。走。

雖然抱怨了法國人的網站訂票系統做得爛,但還是在網上訂好了票,坐地鐵到了巴黎繞城的凡爾賽城門口。小巴黎就被圍在這相當於北京二環的天地里,兩百年未有什麼變化。

20世紀初左右,法國通過世界博覽會獲得舉世矚目後,巴黎成了世界會展經濟的中心。20世紀20年代,本來和世博會一起在埃菲爾鐵塔的戰勝廣場的「巴黎集市」,搬到了凡爾賽城門口,慢慢擴張。戰後,法國軍方佔據了這塊市區少有的大片土地,成了國防部下屬部門所在地。巴黎地方政府和南郊幾個市鎮,打破軍隊阻力,在這小巴黎最邊緣的一角,你湊一塊地,我湊一塊地,慢慢修建成了這個會展中心。

書展和動漫展在會展中心不同展廳同時舉行。書展這邊,入口排著長隊,牆上是非洲,今年主題是非洲文學。入口附近就是主展台,各種簽售、講座都在輪番舉行。法國自由,根據個人和集體意志自由結社。除了這些外交和政治象徵意義的主題活動外,展廳就是法國文化界的微縮版。阿爾班•米歇爾出版社一如既往地精英:展台時尚,簽售的作家,不管男女都長得很好看,雖然都不認識,但從每個作家前面十幾米長的隊伍看得出人氣。

電商亞馬遜也不甘示弱,擺出了一個大展台。作為全球資本大鱷,亞馬遜在法國並不像在美國、中國那麼好過。法國法律規定同一本書,不管網上還是實體書店,一律同書同價,很好地約束了資本對實體書店的吞噬。這種保護,也讓一些有特色的紙質雜誌存活得很好,雖然銷量無法和中國的市場規模比,但能保證作者、編輯體面地生活和寫作,讀者的負擔也不至於沉重,你好我好大家好,就夠了。

公交系統也不示弱。法國國鐵經營的高鐵和普通鐵路網,穿越了歐洲一些最美的地方,在舒適安靜的車廂中泡上一杯咖啡、讀上一段自己喜歡的文字,是火車上常見的風景。國鐵的展台排著長隊,免費贈送布袋和口袋小說,但是,得做份問卷。估計小說還好看,所以很多人還是買帳的。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