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氣候變化

中國氣候外交轉身悄然撬動世界秩序

李碩:中國的一舉一動不僅對未來氣候進程的走向舉足輕重,同時還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重塑世界審視中國的方式。

五年之前的冬天,「末日之霾」席捲北方,喚醒了中國環境治理的「寂靜春天」。中國隨後對污染宣戰,並發布一系列治理環境赤字的重磅舉措。儘管這場艱苦卓絕的戰役還在盤中階段,但由呼吸之痛帶來的全面社會改變,足以讓其在中國環境治理史冊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五年之後的今天,隨着美國特朗普政府在全球治理領域的全面退潮,一場意義相仿的重要轉變正在中國發生。與聲勢浩大的治霾運動相比,這場革新「馬基雅維利式」的外交色彩讓它顯得悄無聲息。但其結果將不僅喚起中國自身減排的「第二春」,同時還會撬動國際政治秩序的改變。

這場變革就是中國朝向國際氣候秩序領導者的華麗轉身。

中國國內近年治理氣候變化、加速低碳轉型的成績有目共睹。然而,與之相伴的氣候外交成績卻鮮為人知。2015年中國與美國及其他重要相關方緊密合作,成為《巴黎協定》成果達成的最重要助推者。次年,中國又利用「20國集團」(G20)主席國機遇,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促成了協定的生效。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當選給國際氣候進程平添了嚴峻的不確定性。與之形成鮮明對比,中國已經成為氣候政治的「定海神針」。中國的一舉一動不僅對未來氣候進程的走向舉足輕重,同時還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重塑世界審視中國的方式。

如果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初在「達沃斯論壇」的演講,是維護以《巴黎協定》為基礎的新氣候國際秩序的最強音,那麼上月中方在聯合國總部的一份發言,則可被視為迄今為止中國助力氣候變化國際進程的最詳細規劃。

這份由中國常駐聯合國大使劉結一所做的發言,強調了中方對全面、充分貫徹《巴黎協定》的支持。該發言宣布,中國將在2030年前(by 2030)碳排放達峰。這是基於中國排放趨勢現實情況的一個有益更新,是在之前國家自主貢獻中提到的2030年左右(around 2030)基礎上的一個進步。更為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在「自掃門前雪」的同時也提出,會在國際氣候進程中提供「中國解決方案」,以幫助各國彌合分歧,為下一步談判找準「着陸點」。這一舉措不僅適時展現了中國的大國擔當,同時也是提升自身塑造國際秩序影響力的一次有益嘗試。該發言做出後,得到了來自國際社會的廣泛認可。

然而,在中國氣候外交轉型的機遇面前,也不乏各種挑戰。

特朗普當選後,中國的氣候外交官瞬時被置於前所未有的「話語真空」當中——「是否是領導,這是一個問題」。在中國已經事實上扮演國際氣候秩序首席外交官的當下,如何統一國內和國際的兩重身份認同就成了一塊燙手山芋。在「韜光養晦」的土壤中耕種出一套爭取全球影響力的話語體系,正是當務之急。

中國的「身份危機」還體現在與不同國家集團的關係上。中國在2009年哥本哈根氣候峰會前參與建立的基礎四國集團(BASIC),就在氣候政治變化的大潮中被質疑存在的必要性。如何能夠通過這一集團創造出氣候治理的新亮點?中國能否在自身發展的過程中引領其他國家?這些都是有待進一步解決的問題。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