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全球經濟

美國政策制定者的愚蠢貿易觀

沃爾夫: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在貿易政策方面的言論表明,一個不懂經濟如何運行的人也可以成為億萬富翁。

當美國政策制定者胡說八道時,其貿易夥伴該如何應對?這正是歐洲人、日本人和韓國人如今面臨的處境。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是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貿易政策上最信任的人,他的言論表明,一個不懂得經濟如何運行的人也可以成為億萬富翁,正如一個不懂生理學人可以成為運動員。

在反駁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關於貿易保護主義的警告時,羅斯對英國《金融時報》表示:「我們是保護主義程度最輕的主要地區。我們遠沒有歐洲的保護主義那麼嚴重。我們遠沒有日本的保護主義那麼嚴重。我們遠沒有中國的保護主義那麼嚴重。」

他還稱:「我們還對所有這三個地區都有貿易逆差。所以他們在空談自由貿易。但是事實上他們做的是保護主義那一套。而每次我們採取自衛行動,哪怕是針對他們應該承擔的微小義務,他們都會稱之為保護主義。那是胡扯。」

羅斯所說的才是胡扯。貿易逆差並非一國貿易開放的證據。它只能證明一國的支出多過收入,或者投資多過儲蓄。這不僅僅是一個理論觀點。有確鑿的證據支持這一點。

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每年都發布包括「貿易自由度」在內的經濟自由度指數(Index of Economic Freedom)。這家以可對特朗普政府施加影響為傲的智庫,利用關於貿易加權關稅和非關稅壁壘的數據得出貿易自由度。該指標顯示,美國貿易政策遠非最自由的。

這些衡量貿易自由度的指標可以結合經常帳戶餘額數據,並根據經濟體的規模調整。(在此基礎上,美國的逆差規模在177個國家中排第98位。)就像有學說預言的那樣,貿易自由度與逆差之間並不存在顯著關聯。如果有的話,也是一種反向關係:自由貿易國有產生更大順差的弱趨勢。

貿易保護將減少貿易逆差的確聽起來言之有理。然而,這種觀點是錯誤的,因為經濟並非由孤立的市場構成:一切都是相互關聯的。對進口徵稅也是對出口徵稅。如果一國抵制進口,則會導致用於生產出口商品的資源減少。換句話說,出口只是供應進口的一種方式。如果一國因貿易保護減少進口,生產出口商品的動力(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也將下降。就美國而言,隨着對進口的需求下降,可能造成這種情況發生的機制將是美元走強。因此,貿易保護會降低貿易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使經濟更加封閉),而非減少貿易逆差。

現在,我們比較一下高收入經濟體的儲蓄與它們的經常帳戶餘額(還是相對於GDP)。正如人們所料,國民儲蓄的差異可以很好地用於預測經常帳戶餘額。如果只看高收入國家,我們會發現,美國一點也不例外。美國是一個儲蓄相對較低的國家,很大程度因為這一點,美國才一直保持經常帳戶赤字。

這使得美國的投資多過本國儲蓄。如果美國希望降低外部赤字,它必須要麼減少投資(這顯然是個壞主意)要麼增加儲蓄。如果美國想增加儲蓄,第一步就是不要按原計劃那樣減稅,而是要增稅。

羅斯對貿易經濟學的誤解,絕不是一些毫無害處的傻念頭。特朗普政府的財政政策看起來勢必會增加美國的外部赤字,外國人將為此背鍋。而其貿易政策將不能減少美國的貿易逆差,外國人將再次背鍋。美國將提出可笑的目標,想在一個商業本身就多邊化的世界裡取得雙邊貿易平衡。這也會失敗,然後再次甩鍋到外國人頭上。總而言之,特朗普政府可能會僅僅因為無知而廢除開放的貿易制度。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