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朝鮮

如何應對“偏執”的朝鮮?

一位外交顧問警告,朝鮮是一個特殊國家,具有非常強的意志力和凝聚力。對朝採取軍事行動,應該三思。

每天有兩列高鐵從北京開往中朝邊境的丹東市,列車時速約250公里。如果鐵路線向南延伸,1小時可抵平壤,2小時到達首爾。

中國與東南亞和中亞的鄰國之間已計劃修建跨境高鐵,而由於朝鮮核武器和導彈計劃導致中美關系緊張加劇,在丹東修建中朝高鐵仍停留在幻想中。周一到訪分隔朝鮮和韓國的非軍事地區時,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敦促北京方面以“非常手段”向平壤的金正恩(Kim Jong Un)政權施壓。

離丹東高鐵站不遠的中朝友誼橋就可以用作一種非常手段。該橋橫跨鴨綠江,是“日本帝國陸軍”於1943年建造的,如今對金正恩來說是一條經濟生命線。盡管中國表面上遵守聯合國針對朝鮮特定出口項目(如煤炭)的制裁措施,但今年第一季度中國與這個孤立鄰國之間的雙邊貿易額增加了近40%,反映全球大宗商品價格飆升。

大約70%的朝中貿易途經丹東,主要用卡車或火車運輸,通過中朝友誼橋穿越邊境。周二和周三,通過該橋的大部分車輛是單方向駛入中國的,源源不斷的貨櫃車和至少一輛貨運火車——車上貨物用塑料布蓋着——通過了邊境。

如果中國要向朝鮮施壓,那麼中朝友誼橋明顯會是一個關鍵的着力點。但中國官員們仍不願這么做,盡管上周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由於中國在幫忙向朝鮮施壓,美國政府沒有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此前,特朗普暗示稱,在近日佛羅里達的會晤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讓他深刻地意識到,中國要對朝鮮施加影響是多麼困難。中國官員表示,特朗普高估了中方影響力,特朗普政府公開宣稱的考慮軍事行動的意願,會產生事與願違的結果。

“我們不喜歡朝鮮政權,也不喜歡金正恩,”一位與中央決策層關系密切的資深中國學者兼外交政策顧問說,“但是,如果(朝美)繼續彼此對抗,哪怕只是在情緒上,就會妨礙問題的解決。中國從制裁中受到的傷害是最大的。我們做出了最大的犧牲。但朝鮮最關心的是安全,這只能由美國來提供。”

美國代理助理國務卿董雲裳(Susan Thornton)本周表示,盡管華盛頓方面“絕不尋求沖突或政權更替……但必要時我們一定會保護我們的人民和盟友”。

中國官員認為,更嚴厲的制裁只會擴大朝中之間在發展水平上的差距,他們更願意看到兩國差距縮小。因此,他們提出了“以停換停”建議,即朝鮮停止核武器與導彈試驗,以換取美韓不再舉行聯合軍演。美韓官員已拒絕了這一提議。

“我們沒聽過比這更好的主意了,”一位中國外交官嘆着氣說,“我們只聽到韓國人和美國人的批評。但歷史已經證明,制裁不能解決問題。”

上海同濟大學的外交政策專家崔志鷹補充道,“為了勸說朝鮮不要發展核武器中國已經做出了很大努力。如果不是因為中國,局勢會比目前惡劣得多,也會更不可預測。但朝鮮是一個主權國家。他們不會在每項決定上都聽中國的。”

中國官員所擔憂的朝中發展差距,在丹東市中心往下遊方向大約10公里處的另一座大橋那裡,可以更加明顯地感受到。

盡管中朝友誼橋被官方視為中朝“唇齒相依”關系的象徵——兩國在朝鮮戰爭中聯手對抗美國和韓國結下了這種友誼——但鴨綠江大橋卻是中國近來在其盟友那裡受挫的明證。這座四車道、由中國投資22億元人民幣(合3.2億美元)的公路大橋在經過兩年的建設後於2013年完工。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