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朝鮮

朝鮮:中國的“麻煩盟友”

金奇:隨着美中較量在南中國海及其他地區不斷升級,希望北京拋棄長期盟友朝鮮以取悅其最大競爭對手,可能只是一廂情願。

在朝鮮戰爭中與美國作戰的中國人民“志願”軍的那首戰歌,除了在幾部愛國主義影片中唱起以外,如今已很少聽到。但在那場未簽署和平條約的戰爭結束63年後,這首歌依然描繪了中國在北亞的基本戰略定位:“中國好兒女,齊心團結緊。抗美援朝打敗美帝野心狼。”

雖然野心狼的比喻已不再提及,但北京方面仍在“抗美援朝”,這一戰略彷彿被牢牢地困在了琥珀之中。

在經濟方面,形勢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美中之間建立起的深入、共生的商貿關係,促使去年的雙邊貿易額超過了5000億美元。數十萬中國留學生(包括執政的共產黨精英的後代)在美國的大學深造。中國企業斥資510億美元收購美國企業,是前一年的3倍。

既然如此,那中國為什麼還會被平壤困住,即便這個貧困的國家通過發展核武器——可能距離能夠打擊美國本土只差幾年時間——來恫嚇其鄰國?將扶持一個孤立、反覆無常的獨裁政權置於其與世界超級大國的關係之上,對中國有何好處?

自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本月警告“如果中國不打算解決朝鮮,我們會出手解決”以來,這些問題的緊迫性已進一步加劇。特朗普將一個航母戰鬥群部署在朝鮮半島附近海域的命令有力地支持了這一信號。本周,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陸軍中將赫伯特•雷蒙德•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威脅稱,如果朝鮮再進行核試驗的話,美國將採取“其他行動”。

美國這種戰爭邊緣政策(brinkmanship)旨在迫使朝鮮放棄其核武計劃。但這把中國逼到了一個高度矛盾的位置;中朝聯盟源於中國在建國方面的敘事,即中國通過反抗西方的鬥爭才在世界立足。這為中國與這個隱士王國創造了共同的事業。即便由33歲、反覆無常的金正恩(Kim Jong Un)領導的擁有核武器的朝鮮會讓北京深感不快,但北京方面認為,這比其政權崩潰、整個朝鮮半島落入美國保護傘之下要好。

“朝鮮每次幹壞事對中國來說都是一場公關夢魘,”華盛頓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的維克托•查(Victor Cha)說,“但北京一向極為重視這個邊境上的共產主義附庸國在一個到處是美國軍事盟友的地區提供的戰略穩定。”他表示,特朗普正試圖強行改變這一現狀:“這需要一場危機才能撬動。”

但當本周麥克馬斯特堅稱華盛頓“將不得不依賴中國領導人”對平壤施加經濟壓力時,他提出的要求是北京方面一直以來都拒絕在任何真正意義上滿足的。

毫無疑問,中國有能力讓朝鮮在經濟上屈服。中國可以切斷貿易聯繫和石油供應,關閉互聯網、銀行服務和旅遊。“這些措施將摧毀朝鮮經濟,”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的裴敏欣(Minxin Pei)說,“但現實是,北京絕不會這樣做。”

令美國不安的事實是,只要華盛頓還是中國主要的戰略競爭對手,北京方面就仍會傾向於容忍這個令人氣惱的附庸國。這種傾向如此根深蒂固,除了一場真正(且可能可怕的)危機,沒什麼能使之發生轉變。

隨着美中之間的較量在南中國海及其他幾個地區不斷升級,認為北京有可能拋棄一個長期盟友以取悅其最大競爭對手的想法,可能只不過是一廂情願。

中國有可能對平壤施加審慎的壓力以緩和局勢緊張,但分析人士表示,這與迫使金正恩放棄核野心所必需的嚴酷威懾相去甚遠——擁有核武器才能給他好戰的政權帶來合法性。

對北京而言,首要任務仍是保持朝鮮足夠的生存能力,以預防美軍可怕的幽靈向中朝之間的鴨綠江邊境壓來。

“有3.5萬名美國大兵就駐紮在朝鮮南部邊界另一側,”《朝鮮:偏執之國》(North Korea: State of Paranoia)一書作者保羅•弗倫奇(Paul French)說,“我認為,人們喋喋不休地談論金正恩古怪、兇殘的性情時遺忘的是,朝鮮對中國而言首先仍是一個緩衝國。”

譯者/申凱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