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美關係

福山:中美爭鋒及其影響

童凱文、嚴飛:福山在台北講座中以較悲觀的角度認為,中美戰略競爭將成為“零和競爭”,少有雙方合作的可能。

4月15日,斯坦福大學民主、發展與法治中心主任弗朗西斯·福山教授在台北舉辦了一場公開講座,主題有關中美關係的發展、挑戰,以及兩大國競爭對世界各國的影響。這次演講,由台灣前行政院長江宜樺教授主持,並由台灣中央研究院朱雲漢院士參與對話。

本次演講從不同角度探討中美關係,包括偏向現實主義的國際結構和霸權移轉論,自由主義的經濟合作與全球供應鏈,也有從建構主義分析美國和中國公眾的政治價值和國際觀。同時本次演講也從不同議題探討中美關係——從最近世界關注的朝鮮危機、南海爭端,到中國發起的經濟合作計劃諸如“亞投行”和“一帶一路”,也討論了中國企業諸如微信、優酷和中國銀聯對世界產業發展的意義。

福山首先從現實主義(Realism)的立場出發,指出中美局勢逐漸傾向學者預期的權力轉移理論(Power Transition Theory)現象——中國作為崛起的霸權和潛在的修正主義者,挑戰美國作為既有的世界霸權的地位,加劇兩個世界霸權發生衝突的可能性。演講中提到中日釣魚台爭端和南海問題,可以視為崛起的中國試圖挑戰當前美國在亞洲主導的國際格局。福山教授以較悲觀的角度,認為中美戰略競爭將成為“零和競爭”(Zero-Sum Competition),少有雙方合作的可能,因為美國對其亞洲盟友(日本、韓國、菲律賓)負有安全責任,如果無法保障其中任一國的安全,將導致美國戰略信譽崩潰,並衝擊其他盟國對美國的信任,因此面對中國對日本、菲律賓的領土爭端,美國難以置身事外。

朱雲漢教授則認為中美在戰略競爭上仍具備有限合作的空間,諸如在朝鮮問題上,中國不希望朝鮮政府被徹底推翻,但自身難以忍受朝鮮不斷挑釁造成的風險,因此可能會向美國尋求妥協、合作。從前幾個月中國對韓國部署“薩德”的強硬態度,直到最近面對朝鮮導彈試射中國態度軟化,可見在朝鮮問題上,中美有尋求妥協的可能。中美在朝鮮的角逐,可以從守勢現實主義進行分析——中國固然在朝鮮問題上堅持自身國家安全,願意為保障朝鮮安全和美國對立,但近來朝鮮的軍事挑釁已經超出中國願意保障的成本範圍,中國衡量攻勢(繼續支持朝鮮)和守勢(阻止朝鮮衝突)的成本後,決定尋求和美國妥協,而美國與其盟友(韓國與日本)尚未準備好應對朝鮮的軍事攻擊,也願意和中國尋求妥協。

演講中有提問特朗普執政是否會改變美國對其盟友的保障,福山認為特朗普的確會要求美國的盟友應自行負擔更多戰略成本(諸如要求德國在北約應擴大軍備,自行承擔軍事成本),但國際結構是長期且穩定的,並非特朗普總統一人能夠輕易改變,因此以美國為首的國際體系不會因特朗普上台而瓦解。

在中美經濟合作上,福山則從自由主義角度出發,認為中美在這方面有更多合作的空間,當前中美在全球供應鏈和精英互動上已經建立緊密合作。中國自從改革開放後,也逐漸納入美國主導的全球經濟體系,中國更成為全球化和自由經濟的受益者(就國家層面和上層社會),美國在1990年代也受益於中國商品進口有效遏止物價上漲。

然而當前中美經濟合作也存在不少挑戰。第一,在國際層次上,美國欲維持對世界經濟的領導,要求中國配合美國主導的體系(諸如WTO),然而中國當前經濟實力崛起後,試圖擺脫逐漸美國體系,發展一套由中國主導的國際經濟體系,諸如“亞投行”、一帶一路戰略,或是微信、中國銀聯和優酷等中國企業的全球化布局。面對中國的挑戰,美國要求其盟友對這些組織進行抵制,但多數盟國面對中國經濟崛起,不願意聽從美國的要求(福山批評美國對“亞投行”的抵制,是奧巴馬政府最愚蠢的政策)。第二,在內政層次上,這次美國總統選舉中所表現出的反全球化、自由貿易傾向,反映出相當美國人開始認為美國是自由貿易的受害者,並將失業等問題都歸咎於全球化造成美國失去競爭優勢,而特朗普執政也可能衝擊當前中美經濟關係;中國自身的政治體制結構也對經濟自由化造成不利影響——中國政府常常以打壓和他國經濟互動,作為政治威攝的手段,最近的例子包括台灣民進黨上台後中國對台商投資和觀光客來台的限制,以及韓國部署“薩德”後對韓國企業的抵制。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