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經濟

中國經濟新常態步入新周期

胡月曉:從經濟增長的特徵看,起飛階段投資是第一增長動力;走向成熟階段是產業逐漸穩定和定型階段。

編者按:一季度經濟數據走好,對於中國經濟走勢也形成不同看法,這是新周期的開始還是經濟尚且在逐步探底過程之中?FT中文網近期組織《中國經濟周期之辯》專題討論,編輯事宜,聯繫jin.xu@ftchinese.com 。

1.中國經濟離危機漸行漸遠

中國經濟步入中國政府宣稱的“新常態”以來,海內外市場對中國經濟前景的擔憂一直存在:這種擔憂並不在於中國經濟的增長潛力,而是中國經濟發展進程中“翻車”的風險。自改革開放開啟了中國經濟的市場化進程以來,中國經濟經歷了近40年的高速增長,其間從沒有因經濟因素髮生過大的調整。在創造了這一世界經濟發展史上奇蹟的同時,中國經濟積累的問題和矛盾也日漸呈現,面對危機後全球經濟的持續低迷和中國經濟持續“底部徘徊”的局面,不少機構存在着中國經濟將進行一場深度調整的預期。中國經濟啟動市場化進程以來,從未有“出清”行為,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預期中國經濟將發生深度調整——經濟增長失速、延續2-3年GDP增速會於6下方,是把中國成長型經濟體看作了成熟型經濟體。成熟經濟是消費型經濟體,成長經濟是投資型經濟體,這是兩種發展階段體系經濟運行特徵上的最大不同。因此,只要中國能保持投資的穩定,中國經濟就不會發生大的調整。筆者的這個看法,與時下流行的消費成中國經濟穩定器的觀點,有着根本區別!正如筆者在2016年上半年就預言的,2016年下半年起,中國經濟投資企穩緩升態勢已悄然呈現,投資回升帶動的經濟企穩已然萌發。2017年伊始,中國投資增長承接2016年的企穩態勢,回升勢頭再現。伴隨投資回升和工業價格反彈,海內外對中國經濟前景的預期明顯改善。中國投資穩健增長的基礎是相當穩固的——中國為“托底”經濟,後續對新增投資的激勵措施定會出台;中國貨幣存量過分充裕的情況,決定了財政投資“擠出效應”不會有我們,政府投資對民間投資的“擠出效應”不僅弱,在PPP政策下,兩部門投資增長甚至是互相促進的。

市場對於中國經濟的最大隱憂,在於中國債務的可持續性。中國債務問題主要體現為宏觀槓桿率過高,及槓桿上漲速度過快。中國企業部門的宏觀槓桿率,2010年還不到110%,2015年則增加到了160%。經驗研究和學術研究均表明,宏觀槓桿過速增長帶來的過高格局,通常會引起後續的金融危機,故而市場對中國經濟危機的憂慮一直未能根本消除——中國經濟要麼迎來美國式的出清危機,要麼陷入日本式的長期停滯!

中國近幾年持續的“去槓桿”,僅僅產生了微觀槓桿下降的效果,並沒有對宏觀槓桿增長產生明顯效果。從企業部門資產負債率看的微觀槓桿率,一直以來不高且穩定。如中國工業企業的資產負債率,2000年後持續位於58%-60%區間;2012年後,在持續的去槓桿政策作用下,中國工業的負債率還緩慢下降了3%。中國微觀槓桿和宏觀槓桿背離的原因,中國央行認為主要是資產回報下降和資產泡沫上升的影響。

中國政府顯然已經認識到了宏觀槓桿上漲過快、過高的風險,並意識到了宏觀槓桿和微觀槓桿的差異,進而採取了合適的應對手段,這就是供給側改革。筆者認為,供給側改革是結合了轉型升級目標的、以宏觀槓桿處理為核心的政策配套體系,有着成型的系統化政策邏輯,因而對貨幣中性的堅持和對暫時經濟調整的容忍,都比以往要顯著提高。2016年以來,市場已觀察到了這種現象。對中國經濟增長前景,短期看,伴隨PPP等投融資改革的推進,基建投資將發力,並有能力彌補地產投資的下降還有餘;長期看,宏觀政策上以控制宏觀槓桿率為核心的政策體系已經成形,經濟運行中的風險防控得到加強,中國經濟會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