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百態常春藤

聯合國中文組組長何勇:外國人其實不了解中國

思來想去,何勇覺得讓外國人了解中國的最好方法,就是到中國去。2003年他發起了“南京大學暑期中文培訓班”。

【編者按】在很多人眼裡,美國常春藤學校的學生或許帶着名校光環勇往直前,所向披靡。大家聽過他們的事迹,知道他們的成就,但這其中也有叛逆的青春,與非同尋常的過往。FT中文網與“思睿說”聯手推出專題“百態常春藤”,一窺立體的藤校人故事。

“我去聯合國工作其實是個意外”。

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博士畢業後,何勇進入華美協進社 (China Institute) 工作。他在華美協進社工作期間又創辦了華美人文學會,曾邀請余秋雨、白先勇等學者與在美華人交流分享。那時候,他以為工作可能會如此一成不變地進行下去。

一次偶然的機會,他看到聯合國中文組在招聘,於是趁着一個午飯的功夫,決定去試試看。誰成想,就誤打誤撞進了聯合國,一待就是15年。

紐約近零下十度,他深色的外套里穿着一身黑色正裝,白色襯衫搭配紅領帶,戴着金屬邊方形眼鏡。何勇在這座國際都市生活了三十年,習慣這裡的輝煌,也適應這裡的暗淡。他面色和悅,慢斯條理地和我講起了三十年前的老故事。

上山下鄉期間學英語

何勇剛升入初中時響應上山下鄉,和一群青年去了江蘇省宿遷縣。農村裡沒有豐富的業餘生活,特別冬閑時。於是他想起來家裡有很多英語書,開始自學。

“當時沒有人教,也不受到家裡人和外界鼓勵,我找了本字典,開始一個字一個字查,”何勇說,當時宿遷有一位從南京下放來的中學老師,雖然兩個人住得不近,但冬天無聊時他常會走路兩小時去老師家找他聊天,聊一些英美文學作家和小說故事。生活苦,他用文學添了點糖。

那時候他聽說一些地方的知識青年,在農村裡閑着沒事便在門上寫對聯。當地農民不知道寫的是什麼內容,以為是反動標語,於是就把門拆下來送到公社裡面。

在那個時代,學習英語很可能會讓他帶上反動的帽子。於是我問他,自己學英語有沒有害怕被發現,他回答:“沒有太害怕,因為學習是自己的事情,平時也不會和農民講這件事。”

1975年,高校恢復招生。高校招生需要工農兵推薦,宿遷縣有50多人在志願一欄都填了英語。

何勇說,當時有一個英語系的老師來問大家問題,誰會回答或者願意回答可以舉手。“農村的考生基本都沒學過英語,最後就是我一個人回答。”正因如此,他順利考入徐州師範大學成為了一名英語系的學生,1978年畢業後留校任教八年。

陰差陽錯上哥大

何勇教的第一屆學生是1978級,高考恢復後的第二年。高考由於剛剛重新開放,對於報考學生沒有年齡限制。當時他班級里最小的學生16歲,最大的31歲,而那一年,他23歲。

八十年代,中國掀起了一波留學熱潮。何勇聽經常在一起聊天的朋友說在申請出國留學,他也動了心,抱着試試看的心態嘗試申請了20幾個學校。

當年不像現在,托福考試多個考場,考試費用考生也承擔得起。當年何勇的工資只有40塊人民幣,根本無法負擔50美金的托福考試費用,再加上托福考試只在香港設有考點,按八十年代的情況,內地考生前往困難。

於是何勇給哥倫比亞大學寫信說明情況,學校錄取辦公室免去了他的報名費用。不久後,他收到哥大的錄取通知,但沒有提供任何獎學金,昂貴的費用讓何勇差點望而卻步。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