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與FT共進下午茶

與FT共進下午茶:林谷芳

這位台灣禪者說,如果人生是只有一個冠軍的競技場,所有人只能惶惶不安。人生為何不能像爬山?不是只有登頂才叫成功。

周末的什剎海浮動着春天的躁動,到達約會喝茶的楠書房之前,折進廣化寺先靜靜心。一種似沉重又無力的復雜心情,因着準備今天的話題而起。

見到林谷芳先生時,心情輕鬆了許多。身為音樂家、文化評論人、台灣佛光大學藝術研究所所長的林先生,冬夏一衲,永遠一襲白色單衣。1988年後,他以民間身份參與台灣各種文化建設,2000年後淡出文化界,教授禪宗。跟這位六歲時就有感於生死、出入於中國藝術一生修行的台灣文化學人兼禪者,我只想請教修行和藝術。兩刃相交,無可躲閃,應是一個智者的勘驗之機。林先生答問,無須準備,隨時用一把摺扇化解左右八方的明槍暗箭。今天,他也不知我要問什麼,我問的是一個安住於內觀與當下的禪者無須關注的話題——科技與未來。寒暄之後,那股莫名的心情湧上,便單刀直入……

牟堅:林先生,我對於當代生活的觀察是八個字:“六神無主,恐懼來襲”。六神無主,指人沒有自信或信仰的空心;恐懼來襲,指新一波科技創新造福的同時,也成為沉重的負擔和恐懼,強迫人們改變生活方式,且無情地淘汰大批中老年人和某些行業的年輕人,引起大眾的恐慌。其中是一股精英不斷造勢在領導着潮流,整個社會都緊緊跟隨,唯恐落後。這在我看來,都是恐懼的驅使,為着不被淘汰,誰也不敢停下來。這種競爭式的人類生活方式,是不是出了問題,哪裡出了問題?

林谷芳:其實,人最大的恐懼來自未知。生在當代,看來科技掌握了一切,卻是人類在歷史上對未來會如何最未知的時代。原來我們簡單的邏輯是:科技帶來更多的認知與控制,因此我們會有更少的未知,但其實不然,由於科技領域的無限擴張,反而帶來了更多的未知。其中有些改變更就直接激發了新行為的出現。例如手機的問世,就使得人類的行為模式發生近乎徹底的改變。但這改變會導致如何的未來,卻是未知的。總之,從未來的不可預測來講,人類整體正處在歷史上一個最令人恐懼的時代之中。

就因如此,在科技與人的關系、認知與安全的關繫上,我們都得有新的觀照與反思。

牟堅:恐懼還來自人工智能等科技的發展隨時威脅到某些職業從業者的生存,甚至是人類整體未來的生存啊。“因遙遠未來可能發生的危險而在現在遏止計算機科技的發展,並放棄這種發展帶來的好處,是愚蠢的。”到底是誰愚蠢呢?人類不能像短視的驢子一樣,被眼前的稻草引向不可回頭的危險之境。況且,人工智能帶給人類的好處不是愛迪生似的發明,滿足人類的基本需要,而是如喬布斯發明帶來的衍生性需求,為了一點“並非必要”的好處,而不顧可能帶來人類自身毀滅的危險。您怎麼看呢?

林谷芳:這是一種辯難,辯難包含着對它制衡的力量,但正反雙方也因此常就只在單一的邏輯中轉。而其實,在這邏輯之外建立起新的價值,也許才真能取得葯方。人工智能的發展是連研發者也不能預測的,我不是先知,也不是專家,但換個角度想,一樣能對其有一定的觀照,例如,你可以想一想:為什麼我們一直不能遇到外星生物?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