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資本管制

中國資本管制抑制了投資流入

由於投資者擔心投在中國的錢會被困住,中國對資本流出的限制已開始抑制投資流入,這與限制措施想要達到的效果背道而馳。

中國對資本流出的限制已開始抑制投資流入,這與限制措施想要達到的效果背道而馳。

去年,北京方面開始整頓對外投資,阻止企業向境外匯出資金,試圖保住其快速縮水的外匯儲備。今年1月,中國外匯儲備5年來首次降到不足3兆美元。

與此同時,中國力求推動對華投資,以吸引更多外匯。

然而,一些全球投資者和顧問表示,他們擔心,如果監管機構決定進一步收緊對企業匯款的限制,投資資金可能會被困在中國,這就可能導致投資者無法從投資中獲得回報。

「資本管制已產生了一種寒蟬效應,」管理着3300億美元資產的另類投資管理公司Hamilton Lane的首席執行官馬里奧•詹尼尼(Mario Giannini)說,「人們認識到這只是暫時的,但(資本管制)證明了監管機構能夠做出什麼事情來。」

去年11月下旬,中國監管機構啟動了一些資本管制措施,把目標瞄準中國企業去年發起的逾2200億美元的對外投資浪潮。

限制措施已導致多起併購交易泡湯,但也對跨境匯款的其他領域產生了廣泛影響。監管機構已收緊對本國公民換匯的限制,遏止黃金進口,並阻止銀行向海外轉移資本。就連中國的進口也受到了打擊。

私募股權投資者已注意到國際企業在向海外匯出股息方面遇到的挑戰。歐盟商會(EU Chamber of Commerce)去年12月表示,歐洲企業向海外轉移資金的舉動有時受到阻止。

「現在有很多企業樂於進行全球投資,但資本管制真的傷害了投資情緒。」香港投資銀行和基金顧問機構Ion Pacific的聯席首席執行官伊塔馬爾•哈爾-埃文(Itamar Har-Even)說,「我們花了很多時間研究如何把資金從中國帶出去。」

在2017年經濟前景看好、其他投資條件有所改善之際,投資者情緒降溫對投資中國而言來得不是時候。

今年第一季度,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6.9%,高於分析師的普遍預期。近幾個月來,債務水平和不良貸款引發的擔憂也有所緩解。

Preqin的數據顯示,在今年迄今海外私募股權機構出資的在華收購交易中,流入中國的資金達到28億美元,高於去年同期,但遠遠低於2014年和2015年同期的水平。

富而德律師事務所(Freshfields Bruckhaus Deringer)常駐香港的合伙人李謙一(Philip Li)表示,有很多對中國的私募股權投資都是通過境外控股公司來架構,降低了資金困在中國境內的風險。

然而,很多投資者還是想在中國退出投資,因為不少企業都以高估值售出。

「風險一直在那裡,」李謙一稱,「你可以看到一些投資者仍願意承擔那些在新興市場並不罕見的風險。如今即使是在成熟市場,投資者也不得不應對各種不確定性。」

譯者/何黎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