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科技

硅谷繁榮背後的政治陰雲

邰蒂:精明的觀察者都會發現,硅谷所面臨的政治衝擊。除了在此次美國大選中站錯隊,美國科技公司還將面對多重考驗。

二十年來,數據分析類「獨角獸」初創公司Palantir的首席執行官(CEO)亞歷克斯•卡普(Alex Karp)一直目睹硅谷沉浸在看似勢不可擋的繁榮之中。然而,最近這段日子,他開始感到了不安。

他所擔心的並不是那個讓一些投資者感到提心弔膽的問題:科技公司最終可能因為估值過高而走向崩盤。相反,卡普顧慮的是政治。「硅谷就要走到政治懸崖外了,」不久前他告訴我,「(科技企業)擁有壟斷地位和經濟資本,並且以為這些可以轉變為政治資本——但這不是真的。」

他說得對嗎?如果你聽了其他科技大佬的公開發言,你會覺得他說錯了。硅谷喜歡講自己是「美國夢」的堡壘、自己製造的創新產品改善了消費者的生活。這些應該給硅谷帶來很多政治支持,至少他們是這麼認為的。畢竟,調查表明公眾極其相信科技。

不過,我認為卡普說的很對,他能說出這些話也非常值得稱讚。畢竟就在10年前,華爾街巨頭的身上還散發著傲慢和金錢的光芒,深信創新正在改善這個世界。然而,之後爆發的銀行業危機觸發了對金融業的強烈政治反彈。

如今科技業面臨的前景與2008年金融危機時完全不同。相反,目前白宮似乎傾向於放鬆監管,而不是加強監管。但像卡普這樣精明的觀察者可以看到大西洋兩岸存在很多正在緩慢發酵的問題,輕者可能導致各方相互指責,重者可能引發一波政策衝擊。

哪些問題使科技企業容易受衝擊?一個問題是地方性的:在去年美國大選中,硅谷(多數人)站錯了隊。鑒於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團隊聲稱會包容異己,硅谷偏好支持民主黨這一點應該不會有事。但值得注意的是,硅谷公司是最先跳出來公開挑戰白宮移民政策的企業。同樣引人注意的是,在特朗普的商業顧問委員會中,科技企業CEO很少。(優步(Uber)的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最初加入了委員會,但他迅速辭職了,只剩特斯拉(Tesla)和SpaceX的創始人埃隆•馬斯克(Elon Musk)以及IBM的羅睿蘭(Ginni Rometty)仍留在委員會中。)

第二個、也是長期存在的問題是就業流失。迄今為止,特朗普一直指責貿易造成了美國工人失業。然而,另一個元兇是由硅谷帶來的數字化。科技企業會很容易成為替罪羊,更何況亞馬遜(Amazon)、蘋果(Apple)、谷歌(Google)和Facebook等企業斬獲了豐厚利潤,並且在特定領域成為了近乎壟斷的勢力。

第三個相關問題是稅收。隨着利潤不斷膨脹,科技集團在海外積累了8670億美元的現金儲備,部分是為了避免回美國繳納高額稅收。這惹怒了美國政客。然而,歐洲官員指控科技企業想方設法避稅。硅谷企業反駁稱(有理有據)他們都是依照法律行事。但這並不能使怒火稍減。在歐洲做慈善也沒用:與美國不同,在德國和斯堪的納維亞之類的地方,高調地做慈善反而會引起懷疑。

此外,還有關於安全和隱私這兩個相互交織的問題。在歐洲,有人批評社交媒體企業在阻止假新聞傳播和保護消費者隱私方面行動遲緩。對於極端伊斯蘭主義在社交媒體上宣傳、敏感情報泄露以及科技企業有時拒絕提交有關恐怖主義的數據等問題,美國和英國的情報機構就更生氣了。這些進一步削弱了科技企業得到的政治支持。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