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新興市場

新興市場將引領全球化進程

王文:全球化的引擎已從發達經濟體轉向新興經濟體。因此,後者應繼續開放市場並抓住下一輪全球化的機遇。

全球範圍內反對全球化的浪潮日益高漲。從普遍的貿易保護主義到貿易增長緩慢以及移民政策收緊,全球似乎正面臨一場針對全球化的反彈。

然而,數據和理論推演卻揭示了不同的情況:經濟全球化仍是常態。實際上,全球化的引擎已從發達經濟體轉向新興經濟體。因此,後者應繼續開放市場並抓住下一輪全球化將帶來的機遇。

全球貿易、投資

幾十年來,反對全球化的運動間歇出現,衝擊全球進步。西方經濟學家已對全球化與反全球化共存現象提出解讀。

有鑒於此,當前的反全球化浪潮更像是西方國家在這個特定階段出現的區域和周期性倒退。西方對全球影響巨大,但崛起中的強國似乎對全球化有着非常不同的看法。

另外,從中長期角度來看,數據顯示,西方的影響力可能受損。從2011年到2015年,貿易佔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仍持穩。

儘管以美元計價的全球商品貿易略有放緩,但鑒於美元強勢以及疊加性因素(例如美國對外國能源的依賴下降以及大宗商品價格長期處於低位),這種滑坡在很大程度上可能被證明為一種「統計錯覺」。

另外,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的7年里,全球服務貿易增速超過GDP,服務貿易對GDP的貢獻從2008年的12.5%升至2015年的13%,成為推動全球經濟增長和增加就業的重要因素。

在資金流動方面,全球外國直接投資也在強勁復蘇。2014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曾降至1.2兆美元,但2015年快速反彈至1.76兆美元,為自此次金融危機以來最高。

2015年,全球跨國併購規模增至4.9兆美元,超過了2007年的4.6兆美元,並為跨國企業在全球化背景下的擴張提供了強有力的證據。

顯然,面對全球經濟困境和風險、安全問題(例如難民和地區衝突)以及社會問題(例如收入差異擴大以及失業),人們對於全球化懷有顧慮,也有反對之聲。然而,全球化趨勢沒有逆轉。實際上,全球化「輸家」通過互聯網在公眾輿論中誇大了情況。

西方的擔憂

西方的反全球化情緒從政策上就明顯可見。隨着西方國家在當今世界的競爭優勢縮小,它們正尋求自我保護,根本原因可能有3重。

首先,這種情緒是內部矛盾加深以及全球化負面影響疊加效應的結果。全球化是一把「雙刃劍」,這意味着在得失都是相對而言的競爭邏輯中,全球化不可避免地會產生贏家和輸家。

全球工業鏈的勞動力分配和生產外包,再加上科技進步,導致製造業遷移到發展中國家(製造業構成實體經濟的核心)。發達國家的中產階級和下層階級失去了工作或薪資下降,因此他們是全球化中的「輸家」。

同時,互聯網放大了負面的公眾輿論,因此焦慮和憤怒就像傳染病一樣迅速蔓延,歐洲的難民危機和恐怖主義威脅惡化了這種形勢。所有這些因素共同為那些願意利用公眾不滿的政客創造了大批受眾。

接下來,包括中國在內的崛起中的強國正讓西方感到緊張。新興經濟體顯示出了參與全球治理的更大興趣和能力,而受到危機打擊的西方正在衰落和退下世界舞台。

在這種背景下,西方評論人士提出,傳統的全球化已走到終點,應該建立服務於西方利益並讓西方保持領先的新貿易體系,例如區域貿易機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