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韓國

韓國政府為什麼選擇部署「薩德」?

李江、憶賢:無論將時間點定位在朝鮮第四次核試驗以前還是更早,韓國面對朝鮮核威脅所能選擇的空間都極其狹小。

近日,本文作者之一李江發表的一篇《為什麼中國國際關係看起來那麼水?》的文章引起了巨大的爭議。批評者認為,專家在媒體上發表的言論並不代表其真實水平,真正追求學術的學者往往並不活躍於大眾視線。這些批評的聲音似乎誤解了作者的本意,作者的本意是,中國國際關係學科整體水平令人堪憂,而不是專指那些活躍於媒體的專家。

以「薩德」問題為例,筆者藉助知網、維普、百度學術搜索「薩德」相關的學術論文,對媒體上的專家觀點也做了大量的整理。令人遺憾的是,筆者難以發現有對「薩德」問題相關博弈主體——中國、韓國、美國、朝鮮在這個過程中如何互動的充分詳盡的分析,在每一個階段也沒有對中國政府需要採取何種有效措施應對韓國和美國下一步可能採取的行動的建議。絕大部分專家批評韓美部署「薩德」的行動,但是對韓國部署「薩德」的驅動因素分析卻簡單得令人吃驚。必須承認的是,由於筆者沒有閱讀內參的權限,閱讀範圍僅限於公開材料。

根據鳳凰國際智庫整理的資料,韓國官方直到2016年1月才公開表示(考慮)部署「薩德」導彈。而在此之前,韓國官方一再公開否認此計劃。從筆者掌握的有限資料來看,中國似乎對韓國政府轉變立場的原因沒有足夠重視。這令人感到困惑:如果中國對韓國國內因素沒有做足夠的研究,是基於什麼對其做出評價和預測呢?又是基於什麼為中國提出應對方案呢?

中國以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為代表的專家以及許多西方國際問題專家做形勢預判時,常常藉助情景分析法,而蘭德公司更是以改良版的系統分析法著稱。情景分析法的優勢在於可以藉助模型對各種結果發生及其可能性做出預測。筆者嘗試採用情景分析法對韓國政府的政策選擇做一個簡單的分析,以求教於方家。

「薩德」博弈中的最大不確定性因素——朝鮮

韓國官方首次公開表示(考慮)部署「薩德」導彈發生在朝鮮第四次核試驗之後。雖然中國然指責「薩德」系統將威脅自身國家安全,但也無法否認朝鮮的核威脅是韓國布置「薩德」根本原因。在這次中美韓朝(俄日)博弈當中,朝鮮是最富有不確定性的主體,這也是造成整個東亞地緣政治局勢複雜和敏感的根源。

當我們對朝鮮進行分析的時候,必須做出一個前提判斷,即朝鮮並不具備真正意義上的國家理性。筆者所這裡認為的「國家理性」包括國家行使權力的目標必須具有正當性(legitimacy),也包括國家權力的行使必須具備實現國家利益最大化的最大可能性,也即國家的工具理性(instrumental rationality)。對於一個公權力高度集中的國家來說,統治集團每一項決策判斷不僅需要符合目的的正當,同時也需要足夠的能力實現這一目標。

顯而易見,朝鮮是一個被權力集團俘獲(capture)的國家。最高理性服務於權力集團利益本身。朝鮮權力集團對政權穩定的訴求,處於核心利益的最高位置,國家的行動必須服務於這一最高目標。在各種訴求當中,當行動背後的國家意志與權力集團訴求一致時,行動則可能符合國家理性,反之則不然。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