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財富管理

當企業進入中國收藏市場

方翔: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涉足藝術品拍賣行業,追逐利潤最大化,在滋養藝術的同時,也在扭曲藝術。

近日,由中國拍賣協會文化藝術品拍賣委員會舉辦的「2017中國文物藝術品拍賣市場年度峰會」在南京舉行。本次峰會以「企業收藏與拍賣市場」為主題,而在各方熱議的背後,隱約地透露出一絲市場焦慮。

任仁發的《五王醉歸圖卷》、傅抱石的《雲中君和大司命》、曾鞏的《局事貼》、齊白石的《咫尺天涯——山水冊》、吳鎮的《山窗聽雨圖》、張大千的《巨然晴峰圖》……過去一年間,這些館藏級的藝術珍品都被一些大型企業和機構悉數納入囊中。在此次峰會上,對於不少的拍賣公司來說,都希望有機會與企業大佬們能當面交流,為今後的業務開闢出新領域。

此次峰會上透露的訊息顯示,由德基文化集團打造的文化藝術綜合體——德基美術館正積極邀請學者對藏品進行評價、研究、篩選,致力於形成自己的精品化收藏序列。此外,在南京、上海兩地籌建的蘇寧博物館即將建成開放,藏品目錄涵蓋了蘇寧環球集團董事長張桂平近三十年的私人收藏。

之所以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涉足拍賣行業,除了掌門人自身的愛好之外,動輒上千倍的投資回報比已經讓不少涉足藝術品收藏的企業嘗到了巨大的甜頭。然而,隨著企業收藏熱,拍賣市場的份額也出現了明顯的變化,特別是對於企業來說,首先考慮的還是收藏的影響力,因而他們往往關注的是拍賣市場上的重量級拍品,而以往個人藏家則更多的是從自身的愛好出發。這樣的結果往往是市場分化日益嚴重,因而在此次峰會上,著名書畫家、鑒賞家蕭平呼籲:「收藏的最大快樂是發現。一幅畫,可以解決畫史中許多懸而未決的問題,這就是收藏的學術意義。」

企業收藏的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受到整個經濟的大環境影響較大。動輒上千萬,甚至億元的拍品,對於任何一個企業來說,要想一下子付款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近年來公布出來的官方數據顯示,天價拍品的交割率普遍不高。同時,高精尖的作品和客戶資源都被大拍賣公司搶走,而中小拍賣公司難以生存,也導致了市場洗牌的加劇。

從2014年秋的嘉德、保利、匡時等中國一線拍賣行的拍賣現場觀察,掐尖的高端拍品幾乎都被企業所包攬。除了過去的新疆廣匯、萬達集團、龍美術館等,新浮出水面的企業有蘇寧集團、寶龍集團、華誼兄弟、三胞集團等。由於許多實力雄厚的企業介入,使得中國藝術品價格發生巨大的變化。

企業收藏有其先天的優勢。憑藉著巨大的財富支持和專業的營運團隊,企業收藏往往具有專業化、規模化、精品化、系統化的特點。中國拍賣協會會長余平強調,企業收藏應把社會價值放在首位:「進入到這一行以後,我常常思考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到底在幹什麼。其實,企業收藏與拍賣行業共同承擔著傳統文明傳承這一重大的使命,我們是責任擔當的主體,理應為文化藝術產業的大發展、大繁榮盡一份力量。」

在上海朵雲軒拍賣有限公司顧問承載看來,很多企業收藏還局限於傳統的「買東西」、「建場館」、「社會開放」的簡單模式中,企業和企業家目前的收藏在市場環境下要形成一種完全良性的互動共贏困難重重。或許中國整個經濟環境可能會對企業收藏帶來不利影響,否則很多企業收藏不會做得那麼低調。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