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自動化

誰搶走了你的工作:機器人還是全球化?

桑德布:面對製造業崗位不可逆轉地流失,到底該怪機器人還是貿易?對於這兩者,我們又該怪些什麼?

在這幾篇迷你系列文章的第一部分,我調查了現今機器人、自動化以及其他提高生產率的技術是如何影響經濟核心產業以及一些更奇特的科幻小說例子。在第二部分,我考察了「索洛悖論」(Solow paradox)——令人喘不過氣的創新與停滯不前的勞動生產率的奇怪組合(不過當你意識到並沒有那麼多體現新技術的投資時,這就沒那麼奇怪了)。

現在,我們把重點放在這帶來的最大的政治影響上。誰偷走了工作——是機器人還是外國人?或者不那麼帶有傾向性地來看,富裕國家製造業就業數量不斷下滑,是由貿易自由化或自動化和其他提高生產率的技術變革造成的嗎?

我們主要討論製造業就業。美國的特殊之處在於,自從進入21世紀以來,總體就業率(所有工作都算在一起)一直下滑,並且下滑時間長於男性就業率下滑的時間。正如傑森•福爾曼(Jason Furman)及其同事記錄的大量文檔所表明的那樣,美國正面臨著一個比較普遍的問題的嚴重版——製造業崗位不僅消失了,而且沒有得到任何替代。

那麼到底該怪機器人還是貿易?一個簡單而大致上正確的回答是:兩者都怪。但現在還存在另一個問題——兩者相對的重要性、以及它們到底罪在哪裡。

數十年來,所有工業化國家的製造業都在減員,該過程始於上世紀90年代全球化浪潮開始前。貿易差額明顯與該問題無關:常年處於貿易順差的德國與始終處於貿易逆差的美國,在就業結構變化方面的相似點遠遠超過差異。

但全球金融危機發生前的30年里的區域和全球貿易自由化帶來的總體貿易增長,將會改變開放型經濟體的就業和生產結構——實際上這正是減少貿易壁壘的部分意義。標準理論預測,隨著進一步開放貿易,各國將更集中地專攻最大化地利用它們在勞動力、技能、資本和自然資源上的相對稟賦的生產。

艾德里安•伍德(Adrian Wood)最近的研究衡量了這種情況發生的程度。如下表所示(若需要更多細節,請查閱相關論文),在1985年之後的30年里,製造業在全球生產和就業中所佔比例明顯下滑。但不同地區經歷了截然不同的變化。尤其是,在大多數土地稀缺的地區(根據理論,這些是尤其傾向於專攻製造業的地區),製造業在經濟中的佔比有所擴大,而在所有土地充裕的地區,製造業在經濟中的佔比縮小了。

伍德認為,這表明製造業就業的急劇變化可以歸咎於經濟全球化。但事實沒那麼簡單。看看哪些地區的製造業就業佔比變化最大。在富裕國家中(經合組織(OECD)成員國),土地充裕經濟體與土地稀缺經濟體的製造業就業佔比降幅相當。製造業在土地稀缺經濟體的產出中的佔比增加——但同時製造業就業流失,這肯定是自動化和技術的影響。與此同時,另外兩個結構變化特別大的地區是前蘇聯地區和中國。前者在1985年製造業發展過快、效率低下,在經濟進行自由化時被自身重量壓垮,而後者的自由化和貿易一體化顯然促進了工業變革。

那麼,這一切都指向了很多貧窮國家從工業化前就業結構到工業化就業結構的過程(但有些國家的這一過程陷入了停滯,特別是在非洲),以及所有富裕國家基本上從工業化就業結構到以服務業為基礎的就業結構的過程。貧窮國家實現轉型或未能轉型,無疑與它們進入世界貿易體系的能力有很大關係。而富裕國家的轉型,看起來更像是製造業生產率持續增長所必然帶來的,與之前農業出現的情況相似。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