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全球經濟

公平貿易:特朗普的理性選擇

歐陽俊:特朗普想繼續推進全球化和國際貿易,只不過他想要的是有利於美國的全球化,有利於美國的自由貿易。

1月23日,特朗普上任伊始就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3月10日,特朗普政府宣布即將啟動北美自由貿易協議重新談判程序。3月18日,剛剛落幕的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在美國的壓力下,打破10年來的慣例,首次將有關「反對保護主義並採取行動以對抗氣候變遷」內容剔出聯合申明。至此,大約少有媒體還在懷疑特朗普會不會堅持他競選時改變國際貿易政策的承諾。一些主流媒體特別是反特朗普媒體則進一步堅定了他們早前的判斷,「特朗普是個瘋子」。事情果真如此嗎?當然不是,筆者認為特朗普的國際貿易政策代表了美國人的經濟理性。

特朗普為什麼不要自由貿易?

自由貿易,在當下的世界是個具有神聖意味的詞語。自由貿易,意味著貿易是雙方的自願行為而不是通過戰爭、掠奪實現的交易,意味著商品與要素可以跨國界無障礙地流動,在主流經濟學家看來等同於更廣大的市場、更高的經濟效率,能帶給貿易雙方互惠互利,帶給世界整體福利增進。二戰結束以來特別是WTO成立以來,在自由貿易的旗幟下,各國不斷推動市場全球化,降低各種關稅非關稅貿易壁壘,按照比較優勢原則進行全球資源配置,國際貿易與世界經濟得以長期持續增長,許多國家因此實現了經濟空前繁榮。不能不說,這在人類歷史上是個奇蹟。由此,自由貿易成為一個迷思,成為帕累托改進的代名詞,遵循自由貿易原則的全球化也因此被視為人類的未來。在此氛圍之下,反對自由貿易甚至隱隱被與反人類相提並論。即使強勢如特朗普也不得不與之劃清界限,公開宣稱「我不反對自由貿易,我是自由貿易最大的支持者。」

然而,帕累托改進從來只是人類的理想,自由貿易並不真的總能帶來互利共贏,總存在零和博弈的殘酷一面。的確,自由貿易擴展了市場的邊界,有助於提高資源配置效率,可以創造更多的消費者剩餘和生產者剩餘。與此同時,自由貿易也擴大了市場競爭範圍,增強了市場競爭強度。但凡競爭總有成功者和失敗者,自由貿易帶來的剩餘更多為勝利者所享有,失敗者甚至可能因為自由貿易受到絕對損失。也就是說,自由貿易對於某些國家某些群體意味著機遇,對於另外一些國家另外一些群體卻意味著災難。基於比較優勢原則的國際分工,可能使得一些國家難以擺脫農業國、資源國命運,經濟上永遠處於附庸地位。原本在不開放國內市場中可以生存的部門,市場開放後可能會變成劣勢部門而在競爭中失敗,形成大量固化失業人口。

對於自由貿易的殘酷一面,崇尚自由貿易的經濟學家並非不知道,只是他們不覺得這有什麼大不了,認為自由貿易會增進參與貿易各方的社會總福利。他們說,自由貿易「短期內可能會導致一些好工作流失。但是,自由貿易的勝利者收穫,遠遠超出失敗者損失。……一些生產者在自由貿易中失敗,正說明了熊彼特所謂的『創造性資本主義破壞』機制在起作用。」拉丁美洲的貧困化增長現象,在他們看來只是長期殖民造成產業結構畸形不能充分利用國際市場的惡果,並非自由貿易本身的過錯。至於發達國家,作為自由貿易的主要推動者,一直是市場競爭贏家,以致經濟學們忘記了對任何國家自由貿易都是雙刃劍。當然,經濟學家中也有清醒者。薩繆爾森早在2004年就撰文指出,關於美國工作流失的討論「是當前的人們話題。而且在未來可見的幾十年,這一話題仍將繼續。」他認為,「固然自由貿易帶來的技術進步有時會惠及貿易雙方,但也有可能一國因自由貿易而實現的技術進步只惠及其自身,而對其貿易夥伴造成持久貿易收益減少的傷害。」也就是說,任何國家包括美國參與國際貿易過程中,都不能排除優勢部門分享到的紅利不足以彌補劣勢部門遭受的損失的可能性。雖然薩繆爾森貴為美國首位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但自由貿易的迷思是如此深入人心,他的預言在過去十幾年被人們有意無意地忽略了。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