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經濟學

和覆盆子有關的不平等故事

哈福德:政治學家詹姆斯•C•斯科特提出,覆盆子是小資產階級作物,而小麥是無產階級作物。此話怎講?

覆盆子是小資產階級作物,而小麥是無產階級作物——政治學家詹姆斯•C•斯科特(James C Scott)在他1998年那本《國家的視角》(Seeing Like a State)中這樣說。聽上去斯科特在思考品味問題。事實上,他強調的是,我們生產的東西與這種生產所支撐起的政治經濟結構之間的聯繫。

斯科特稱,小麥之所以是無產階級作物,是因為它適合工業化農場。小麥可以機械化收割。覆盆子則不然,它最適合由小農場種植,很難工業化種植和採收。

這種區別一度關係重大。我們將農業的發明與古代國家的興起相聯繫,但正如斯科特在即將出版的新書《Against the Grain》中所指出的,具體作物關係重大。小麥非常適於支撐國家軍隊和稅務稽查員:小麥的收割時間可預測,且可以儲存——便於沒收。木薯則不是這樣。木薯可以留在地里不收,需要的時候再挖出來。假如遠在天邊的某個國王想要對木薯徵稅,他的軍隊得去把地里的木薯一個個找到、挖出來。農業讓強大的國家成為可能,但這農業始終得是種植穀物的農業。「歷史上沒有『木薯』國家的記載。」他寫道。

古往今來,我們使用的技術一直影響着誰得到什麼,從犁的發明到YouTube的創建。經濟學家們明白這一點,但我們的分析工具不能很好地區別對待小麥與覆盆子或木薯。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妙處在於它能夠用同樣標準測量所有經濟活動——但這同樣也是它的弱點。

儘管如此,我們嘗試了。許多研究者考察了這個問題:礦產資源(石油、銅、鑽石)豐富的國家,是否傾向於因為這種先天優勢而發展得更好?普遍的結論是,存在一種「資源詛咒」。這是為什麼?

有時候,答案可以說是顯而易見的,例如,在安哥拉,自然資源的支撐使內戰持續了四分之一個世紀——安哥拉政府軍能夠從石油獲得收入,而叛軍開採並出售鑽石。有時候,答案更為隱秘:出口一種有價值的大宗商品的國家,其貨幣會走強——使得與這種大宗商品沒有關聯的行業更難維持。

話雖如此,我們一直缺乏能夠有力地展現這些問題的統計工具——儘管這些問題看上去很重要。

來自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一個團隊發表了一篇新的研究論文,試圖探索這個問題:一個國家的產品結構,如何可能影響收入不平等這個關鍵的經濟結果?這個團隊的成員包括《增長的本質》(Why Information Grows)一書作者塞薩爾•伊達爾戈(César Hidalgo),關於他的研究我寫過多篇文章。過去幾年裡,伊達爾戈一直在嘗試利用源自物理學(而非經濟學)的統計方法,來測繪他所稱的「經濟複雜度」。

複雜度無法直接測量——100萬美元的再保險,是比100萬美元的液化天然氣或100萬美元的電腦遊戲更複雜、還是更不複雜呢?伊達爾戈的方法考察一個國家的商品出口。先進經濟體往往出口許多不同的產品,包括最複雜的產品。複雜產品傾向於只由寥寥幾個經濟體出口。

在先前的研究中,伊達爾戈和他的同事們已證明,經濟複雜度與財富存在關聯,但也存在一些非常先進、但只達到中等富裕程度的經濟體(比如韓國),還有一些非常富裕、但並不特別先進的經濟體(比如卡塔爾)。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