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敘利亞

俄羅斯需要美國協助解決敘利亞問題

特列寧:自美國空襲敘利亞以來,對抗風險增加,但美國加大幹預可能也會帶來美俄在敘利亞問題上更緊密的合作。

上周五,美國對敘利亞實施的空襲打破了莫斯科方面對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外交政策殘留的一切幻想。

俄羅斯對於這位美國總統採取武力的反應強烈但謹慎。莫斯科方面譴責稱這是「侵略行為」,但並沒有命令俄羅斯駐敘利亞的防空部門攔截美國導彈。克里姆林宮也沒有取消美國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訪問俄羅斯的安排。

俄羅斯對特朗普在敘利亞問題上態度大轉彎的解釋,主要集中在這位美國總統在國內面臨的難題上——因他的同僚們與莫斯科方面的接觸,特朗普正面臨著不斷升級的壓力。這進而被視為美國「暗深勢力」(deep state)影響力的證據,該勢力集團對俄羅斯存在固有的敵視。該觀點認為,通過重申美國在全球舞台上的實力,特朗普從政治對手那裡贏得了緩刑——但卻是以服從後者的外交政策議程為代價。

諷刺的是,通過下令在敘利亞採取直接行動,特朗普實際上對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做了普京本人在2015年9月對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所做的事——當時普京發動了俄羅斯在中東的軍事干預。如今,兩個國家都積极參与敘利亞局勢,追求只有部分重疊的目標。

自上周五以來,對抗風險增加,但矛盾的是,美國在敘利亞加大幹預可能也會帶來美俄在敘利亞問題上更緊密的合作,最終實現政治解決,終結6年的血腥內戰。

特朗普的干預可能加強莫斯科對於敘利亞領導人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以及伊朗及其附庸真主黨(Hizbollah)的手段,二者都利用該政權奪回阿勒頗來強推一場徹底勝利,破壞了俄羅斯的談判努力。俄羅斯需要政治解決敘利亞問題——這是它唯一可以接受的退出策略——但其盟友準備戰鬥到最後。

在特朗普干涉前,普京似乎正面臨外交僵局,即將成為阿薩德的人質。如今這一局面可能會改變。

當然,特朗普下一步會做什麼,完全不得而知。美國接下來可能會對敘利亞採取更多打擊;美國地面部隊在敘利亞的存在可能會擴大;大馬士革的政權更迭可能取代摧毀「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ISIS),成為美國首要軍事和政治目標。

華盛頓肯定有人建議特朗普朝這個方向推進。一旦他們佔了上風,俄羅斯將面對抉擇——要麼選擇恥辱的失敗,要麼與美國發生衝突。這將是自1962年美國與前蘇聯就古巴問題發生核對峙以來,全世界所面臨的最危險的時刻。

然而,如果華盛頓現在決定就敘利亞問題進入外交博弈,達成協議的可能性會大大提升。莫斯科方面始終知道,如果不就敘利亞問題達成某種政治解決方案——在沒有美國參與的情況下是不可能實現的——它將無法確保在那裡所取得的成果。

儘管前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已經做了最大努力,但奧巴馬當局並沒有表現出與俄羅斯建立嚴肅夥伴關係的興趣。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特朗普可能確實對達成交易感興趣。在蒂勒森訪問莫斯科時,俄羅斯探索這方面的機會將是正確的。

特朗普自豪於自己是交易撮合者。他眼下有機會獲得這一聲譽。同時,蒂勒森、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James Mattis)、國家安全顧問赫伯特•雷蒙德•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全都沉浸在權力遊戲規則中,莫斯科方面的現實政治大師可能終於棋逢對手了。他們正失去對特朗普及其團隊的幻想,這是件好事。但遊戲還未結束。它才剛剛開始。

本文作者為莫斯科卡內基中心(Carnegie Moscow Centre)主任

譯者/馬柯斯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